神鸟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狗仔艳遇记 >

第14部分

狗仔艳遇记-第14部分

小说: 狗仔艳遇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当然是男人!”红菱微笑道:“但不是真正的男人。”
  苟雄又问道:“什么叫真正的男人?”
  “嘿嘿,真正的男人呀!要懂得男女间,闺房之乐,而且还要让他的女人,心悦诚服於他。”
  闻言,苟雄才恍然大悟。
  “瑞在我给你上‘人生第一课’。’”
  说完,红菱用手扶著肉棒,对著自己穴口,缓缓地坐了下去。
  苟雄惊讶的道:“哇操,这样容易就进去了,怎么上一次,我跟小师父干时,半天插不进去?”
  红菱跟他解释道:“你插不进去的话,可能有三种情形,第一,她是没开过包,第二,你没有对准洞‘至於第三呢?还没有润滑够,你就猴急要干她。”
  “嗯,有道理,我喜欢!”苟雄称赞道:“还是你经验丰富,下次有困难,我一定来请教你,这一位性学女博士。”
  “格格”
  红菱被他一夸,不禁乐得娇笑起来。
  苟雄见眼前,两个乳房颤抖著。
  “红菱姐,那下一步呢?”
  红菱缓缓地道:“慢慢的不要太急,由浅而深,由慢到快,包你干得爽歪歪。
  ”
  她所说的每一样,苟雄都谨记在心.他暗付道:“嘿嘿,等我报完大仇,返回额穆索,铁叫小师父爽得叫不敢。”
  斯时,红菱的身子,不时的起落著。
  她的速度,也是由慢而快。
  “嗯好,好爽呀……”
  经过狂坐狠拔,苟雄忍不住,让自己热流奔放。 





  
第五章 不速客撞破好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红菱懒洋洋说道:“看来你真的是为了,那些事情而来的。
  ”
  “哇操,本来就真的。”红菱一整脸色,道:“老实说,我这一次来,真是为了雪狼的事。”
  “雪狼?你是说那个采花贼?”
  “嗯!”
  “你几时天始吃公家饭了?”
  “今天早上。”
  “实在想不到。”
  苟雄摸摸头道:“哇操,我自己没有要到。”
  红菱道:“芬芳花苑跟那只雪狼,据我所知还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我却发现有一点。”
  “哦?”
  苟雄喝了口茶,说道:“昨夜,雪狼在清心食堂里,奸杀了万大小姐。”
  红菱任了一下,忽然知道:“这只狼倒也懂得拣饮择食,丽娜、高琳琳,燕秀、再加上现在这个万玉珠,无一不是又年轻、又漂高、又难上手的女孩子。”
  “这次他却惹出了麻烦。”
  红菱问道:“你是说他犯到了万钧豪头上?”
  苟雄神气十足的道:“万钧豪赏金五百纹银,特别聘请我,追寻奸杀他女儿的凶手。”
  红菱一笑低声说道:“五百两纹银,无疑是一个惊人的数目,可是十三、二十四这两个数目,加起来也相当的可怕。”
  “哇操,什么十三、二十四的?听得我雾杀杀(迷迷糊糊)。”
  红菱—一解释道:“丽娜只是一个妓女,她那方面,当然不会有什么麻烦,燕秀可就不同了。”
  “你是说燕秀懂得几下子。”
  “她没有几下子,又怎配做女教头吗?”
  “只可惜她的几下子,还不及雪狼那几下子。”
  “她虽然不及,东方好胜未必不及。”
  “哇操,谁是东方好胜呀?”
  红菱厌其烦道:“就是在江湖之中,号称吟诗第一,飞镜第二,剑术第三的那人,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还想吃公家饭。”
  “你一说,我不就知道了吗?”苟雄问道:“他是燕秀的什么人?”
  红菱淡淡的说道:“燕秀是他刚相亲的妻子,他人已经到了吉林。”
  “哇操,这下是阿妈麻油老烈(热闹)了。”
  红菱又再分析道:“东方好胜的剑术,虽然排名第三,可是还有暗器,雪狼遇上他,除了要应付他那支利剑,还得同时应付,他的十二支追风嫖!”
  “一支利剑,十二支追风嫖。”苟雄若有所悟,道:“这就是十三,那么二十四是什么?”
  “灵蛇钩!”
  红菱当堂吃了惊,因为这种兵器,和虎头钧不同之处,是钧顶多一剑尖,所以特别阴狠霸道。
  “二十四支灵蛇钩。”
  红菱如数家珍道:“本来是二十五支的,死了一个高琳琳,高家就等於少了一支,二十五减一,所剩莫非就是二十四?”
  “这我还可以算得出来。”
  “你本来就是一个天才儿童。”
  红菱不禁笑道:“哇操,高家也算得上人多势众。”
  红菱慢倏斯理道:“高旭本身呢?”
  “天钩门下二大高手之一。”
  “今年有多大年纪?”
  “听说,还不到五十岁。”
  苟雄不由咋舌道:“哇操,不到五十岁,就已经有二十五个儿女,我不得不佩服他。”
  “这个人生生孩子方面,本来就是一个天才。”红菱一笑道:“他最小的一个儿子,今年都十二岁,也已经懂得用钩了。”
  “什么人教导他们的?”
  红菱喝了一口茶,又说道:“就是他自己,本来他只懂得生孩子,但这十年间,他就只懂得督促儿女练钩,他认为只有这么做,才能令高家儿女不被外人欺侮。
  ”
  “哇操,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广“我不知道他怎样解决家中,那十二条母老虎的婚嫁问题。”
  “你是说,他只嫁出了一个女儿?”
  “一个也没有嫁出去。”
  “哇操,这又是怎么回事?他不是有十三第母老虎。”
  红菱气定神闲道:“还有一个是小绵羊,听说不大喜欢练武,性格固然温柔,相貌又尤其漂亮!”
  “哇操,这一个倒十分特别,怎么也嫁不出去?莫非你们关外的少年郎,都给高家堂堂阵容吓住了。”
  红菱理了理秀发,道:“这也是原因之一,但提亲之人还是有的,若是想深一层,有高家这种亲家,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可借高旭,对於这个女儿的婚事,特别重视,咱0?这的少年郎虽多,高家却滑放在眼里。”
  “对於这件事,我相信高旭自己也头痛得很。”
  “这么说,雪狼岂非帮了他一个大忙?”红菱道。
  苟雄吓了一跳,问道:“哇操,你所指的小绵羊,难不成就是高琳琳?”
  红菱不答反问道:“你以为雪狼,会拣一条母老虎?”
  苟雄有摇头苦笑。
  红菱不再声明道:“但是,他也不要因此低估了高家,没有错!高家的儿女,都是懂得花钱的活宝,钩术那方面,在高旭严格督导下,可也不含糊,这所以一直以来,真还没有其他人敢惹高家。”
  “雪狼是个例外?”
  红菱神态平常的道:“因此,高家的人都非常愤怒,一个个终日钩不离身,倾全力追查做的工作比官府还多。”
  “哇操,听你这么说,雪狼已经惨歪歪了。”
  红菱又加强语气道:“现在,他还犯到万钧豪头上,以万钧豪的势力,东方好胜及你这位大侠的武功、头脑,我不禁要替雪狼担心。”
  苟雄又勉强的笑了。
  红菱又问道:“对了,你刚才说到什么地方?”
  “雪狼奸杀了万玉珠在清心食堂。”
  “这又跟芬芳花苑有什么关系?”
  “现场留下了一朵勿忘我。”苟雄由怀中,拿出了一朵花来,说道:“清心食堂的鸡老板,就因这朵花,告诉了我两句话。”
  红菱接口道:“送君一朵勿忘我,愿您永记在心头。”
  “哇操,你真是厉害!”苟雄又遭:“所以我找到这里。”
  “你是说那只雪狼,曾经是我们这里的客人?”
  苟雄颔首道:“嗯!”
  苟雄道:“哇操,那只不一定是雪狼。”
  “这话又是怎么说?”红菱莫名其妙。
  “哇操,我在清心食堂时,那只雪狼就出现了。”
  “那只会不会有问题?”
  苟雄摇头回答道:“应该是没有问题,他不过要来给自己辩护。”
  “辩什么护?”
  “万玉珠一事与他无关。”
  “丽娜、高琳琳、燕秀这三件事情,相信他又说我不知道了?”
  苟雄露出浅笑道:“哇操,这三件事情他倒没有否认。”
  “哦!”红菱先一怔,忽然又笑了起来,道:“无论如何这只雪狼,总算是如假包换的雪狼,这样好的机会,你怎么不先将他抓起来?”
  “哇操,我是想将他抓起来,只可惜我一动手,雪狼就夹S尾巴溜了!”
  “你就眼巴巴的看著他溜了?”
  “哇操,我敢对天发誓,少说我也追出了四、五里的路。”
  红菱问道:“结果呢?”
  “哇操,见到了一条真狼,它对我很感冒。”
  红菱怀疑望著他,道:“我现在倒有些怀疑你,脑袋是不G有点阿达(问题)
  。”
  “我的脑袋正常得很。”苟雄拍拍额头道:“但要我一言两语就将事情交代清楚,还不是我这个脑袋,可以应付得来的。”
  “你就追著那只雪狼,追到了我们这里?”
  “他没有跑来这里,我来不过是要找出,,奸杀万玉珠的那f凶手。”
  苟雄又举起手中的花。
  “那个凶手,并不一定是雪狼。”
  “凡是我们芬芳花苑的,花瓣上面都刻有名字。”
  “哇操,我这朵花也不例外,上面刻著”曼卿’这个名字。”
  红菱诧异道:“曼卿?”
  “是不是你们这里的人?”
  “不但是这里的人,而且还是红人!”
  “那她有很多客人罗?”
  “的确很多。”
  “哇操,既是这样,她送出的花一定不少。”
  苟雄的头,又开始涨大了。
  红菱沉吟了一下,道:“当然不少,不过据我所知道,男人很少会将那种花留在身上,如果留在身上,他来这里相信还是这一两天的事。”
  “这位曼卿现在不知在那儿?”
  “芬芳花苑的姑娘,一直就住在芬芳花苑。”
  “能不能请出来一见?”
  “这就要问金大爷了。”
  苟雄不耐烦问道:“哇操,金大爷又是哪号人物?”
  “曼卿昨天是金大爷的人,今天也是金大爷的人,明天还是金大爷的人。”
  “难道不成姓金的包了?”
  红菱轻声细语道:“金大爷是一个采矿的,脾气很大,身体不太好,总要午饭过後才起来,恐怕你会等不及哦!”
  “哇操,我那有这种闲工夫产’红菱笑道:“好在芬芳花苑的红人,一切应酬,向来都是由我亲自打点,你问我也是一样的。”
  “哇操,那我只有问你了。”
  红菱思索了一下,才道:“这个用来,曼卿的客人不多不少,正好是一打,其中一个中年汉,四个少年郎,还有七个都是糟老头,糟老头只能趴在身上喘气。”
  “哦?”苟雄应了一声。
  “这七个糟老头,依我看,你大可以不必理会。”
  苟雄没有作声,全神贯注的在听。
  “这七个老头子的年纪,加起来有六百岁了,任何一个人,都足以做曼卿的爷爷。”
  “哇操,据我所知,真正的高手,有很多是老头子。”
  红菱打趣的说道:“这七个糟老头子,绝对不高手,说句不中听的,再多来两趟这里,我怕就要软脚,打人抬出去了。”
  “那四个少年郎又怎样?”
  红菱神情不屑道:“也强不到哪里去,腰包虽然还没有掏干,身子大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