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狗仔艳遇记 >

第13部分

狗仔艳遇记-第13部分

小说: 狗仔艳遇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喜的一轻叱,两人公开的身形,又重新会合在一起。
  姬英俊软剑一挑,匹练一般地飞射向雪狼的眉心。
  雪狼横脸一剑,欲迎未迎,欲举未举,半身突然一矮,正好躲过了来剑。
  这一关非独出人意表,时间拿担得准确,更是到了最准确的地步。姬英俊发觉刺空时,想收势已经来不及了。
  雪狼的右手剑,同时砍向姬英俊的咽喉!
  这一剑,无疑是必杀的一剑!
  姬英俊刹那脸色惨变。
  也就是这切骨眼上,两个人突然闪电一般,向雪狼身後扑上。
  那两个人的身形同样迅速,同样敏捷,动作亦几乎一样,两只手一穿,穿过雪狼的左右助下。
  并且两只手一抓,抓住雪狼左右双臂,两只脚斜里,再往雪狼的左右脚前一插,雪狼的左右脚也被绊住。
  雪狼所有的动作,刹那间完全停顿。
  剑当然亦停下来。
  剑尖距离姬英俊的喉咙管,也只有三寸而已。
  那两个人的动作若再慢一点,剑失就得刺入姬英俊的喉咙管。
  看来,他们时间拿捏得准确,绝不地雪狼之下。
  “暧!”
  雪狼这一惊非同小可,惶然左右回顾。
  那两个人的面孔,这就映入他的眼廉。
  任长发、汪永!
  雪狼连惊呼也还来不及,眼前又看到姬英俊的那张脸。
  姬英俊一欺身上前,空著左手,就向雪狼的身上按摩,一口气点了他“肩并”、“期门”两大穴。
  “骼!”的一声。
  他的手一松,利剑随之坠地。
  姬英俊这才吁了口气,忍不住骂了声:“我操你祖宗十八代。”
  任长发率先问道:‘哦们如何处置这支雪狼?,,姬英俊还未答话,一旁江水已经接口道:“宰了他,省得坏了大事!”
  “这支雪狼也许还有利用的价值,就这样宰了未免可惜。”姬英俊并不同意。
  “也好,我们先将他藏起来再说。’”任长发往後望一眼,低声道:“苟大侠回看见,可就不太妙了。”
  “这个你们大可放心。”
  姬英俊缓缓收起软剑。
  “姓苟的找的是,奸杀万玉珠的那只雪狼,而不是这只雪狼。
  阿况,他未必会想到这支雪狼,并没有光逃走,反被我们留下来了。”
  “到他发觉追的是如假包换,一只真的狼时,我相信他一定任长发猜测道:“他的下一步行动,大概就会拿著那朵花,上芬芳花苑,见到芬芳苍的板,他一定会忘了自己是谁?”
  姬英俊的目光一移,落在雪狼的脸上,笑盈盈说道:“这只雪狼认识我,我总不於於对他完全陌生吧!”
  笑著,他一手揭了雪狼蒙面的白纱。
  雪狼的一张脸孔,立时暴露在风雪之中。
  姬英俊目光所及处,当场目瞪口呆,方才笑意也在风雪之中冻结!
  “馆号迎宾往来皆俊秀,令颁逐客囊囊少朱提。”
  这副朱红对联,就张贴在芬芳花苑外。
  芬芳花苑,是吉林出名的勾拦院,位近石家桥头,飞角回廊之中,分出了许多闺房,全是珠廉半卷,竺歌处处,寻芳客人多不胜数。
  “姑娘,见客啦!”
  苟雄刚跨过厅,鸨儿笑眯眯迎工来。
  “公子可有熟……”
  话语未了,鸨儿脸上笑容僵住了。
  苟雄见之也怔住了!
  半响,那鸨儿才开口问道:“你不是苟大叔家的阿雄吗?”
  “是啊!”苟雄这才含笑回答道:“你真的是那‘红菱’姐?”
  鸨儿羞涩的点点头。
  “你是来….”
  “我”
  鸨儿红菱以为苟雄是来此寻芳,於是不等他说完,就抢道:“有什么事,到我房间里去说。”
  言讫,拉著他的手入内。
  红菱时屋之前,交代道:“油缀子,这儿你照顾一下。”
  一个白瘦的汉子,恭敬回答道:“是的,大老板!”
  这红菱究竟是谁呢?
  原来,她是苟雄以前邻村猎户“丘老魁”的女儿。
  记得那个时候,苟雄还悄悄爱慕著她。
  不知怎么,红菱会沦落烟花?
  这时,苟雄跟著红菱.穿过一层院落,来到了座珠楼之中。
  但见房中布置华丽,除去牙床锦帐,妆台珠廉外,不如有一张红本桌,周围有四张红木椅。
  红菱热情拉著葡雄坐下,替他倒了一杯茶。
  苟雄这才发现红菱,身上穿的衣服,就像是蝉翼一般,生香活色,每一分,每一寸都充满诱感。——Q女人这样子穿法,他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幸好孔夫子的文章,他读得并不太多,否则一定羞与为友。
  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永远是那么勾人。
  苟雄忍不住赞道:“哇操,三年前看你,和三年後看你,好像没有多大分别…
  …”。
  “唉!”苟雄还未说实话,红菱轻叹一声,说道:“老罗!三年前的我,看起来像是你的姐姐,现在的我,简直就像你的妈了。”
  她说起话来,比三年前放肆多了。
  苟雄健傻的道:“哇操,好在你不是。”
  闻言,红菱不由“格格”笑了。
  说到这里,苟雄突然住。
  “你要问我什么,我知道,是不是问我,怎么到这里来的?”
  苟雄立刻点了点头。
  红菱回忆的道:“那是三年前的事,我爹上山打猎,不幸遇到黑瞎子(熊),结果惨死爪下,我娘又重病卧床,不得已我只好….,,讲到伤心处,她不禁流下泪水。
  苟雄见此情景,连忙移坐到她身旁,柔声安慰道:“失礼,换礼(对不起),我引起你伤心了。”
  “没关系!”红菱发现失态,忙拭去泪水笑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哇操,我莫宰羊(不知道),我也不是来找你的。”
  “不是来找我?那是来找谁呢?”
  苟雄张望四周问道:’‘这里是芬芳花苑?”
  “你并没有找错地方。”
  “哇操,我是来找花芳花苑老板。”
  红菱笑著道:“一年前,我就已是芬芳花苑的老板。”
  苟雄闻言怔住了!
  “你不知道?”
  “哇操,现在我知道了。”
  红菱媚笑问道:“你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苟雄红著睑点头。
  红菱边拉著他的手,边说道:“哦?这就奇怪了,你这个人以前很老实,我真的是想不到,对於这种地方也会感兴趣。”
  “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解决一个问题。”
  “来这里的人,本来就是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
  说完,红菱又“格格”大笑。
  苟雄的脸更红了,苦笑道:“哇操,你先别误会!”
  “你免何必多作解释?等下会让你‘操’个够,来,先喝?茶解渴吧!”
  “哇操!”苟雄无奈又操了一句。
  “既来之,则安之,你就算认识我,也用不著不好意思。”
  “哇操,你先听这把话说完……”
  话还没有说完,下肚的茶,忽然起了大变化。
  苟雄乍感全身上下轻飘飘的,心中燃起了欲火,血液渐渐月始奔腾。
  红菱扶起了葡雄,笑盈盈道:“有什么话,我们到床上去说吧!”
  这时的苟雄,那里有力量拒绝?
  当下,半推半就到了床缘。
  苟雄顿感温香满怀,心里虽有点儿羞涩,便她实在太美了。
  尤其,是薄纱里面,一双乳房,只隔著层薄薄的肚兜,整个贴在他胸膛上,紧绷绷地很是好受。
  还有她那股淡淡体香,幽幽地送进苟雄鼻内,使他下面的大肉棒,早已又硬又翘起来。
  这时候,苟雄也忍不住了,用手去摸红菱的那话儿。
  哇操!
  她下体像座小丘,高高的凸起,在小丘下面,有一道神秘的“光摸解决不了问题,我把你衣服脱了。”
  “哇操,好是好,可是……”
  “可是什么?”
  “人家害羞嘛!那你呢?”
  “我一样脱。”
  言论,红菱不但脱掉外衣,连肚兜和内裤,也一并脱了,她的乳房白皙不说,而且比金花丰满,如玉蒙的柳腰,下面就是销魂之处了。
  “怎么样?”
  “好广苟雄想起身脱衣,可是自喝下那杯茶後,只觉得四支无力,中脚特别发达。
  红菱笑道:“你别动,我来帮你宽衣。”
  说时,已动手为他脱裤。
  不一会儿,两人坦然相见。
  “哇操,我四肢无力,中肢发达,等下怎么干呀?”
  红菱望著他问道:“你以前干过吗?”
  “嘻嘻广苟雄傻笑回答道:“干是干过,可是半天进不去,进去之後,很快的又泄洪了。”
  红菱笑得很媚的道:“那不叫泄,应该说是丢,你好好的躺著,我教你如何久战不丢,变成百战不倒之枪。”
  “多谢,红菱姐。”
  红菱声明道:“现在,我正式开始了。”
  “哇操,你快上吧,我忍不住了。”
  他的肉棒硬挺,就像正午时针。
  红菱伸手握他的肉棒,上下套弄了几下下,肉棒硬得就好像是一根烧红了的铁棒子。
  “哇操,你的小弟弟不赖嘛!”
  这是时候的苟雄,已经爽得无法答话。
  红菱闻取了一阵,男人独有的气味,不由心中一阵荡漾。
  然後,伸出了舌尖儿,先在尿洞上敌了一跃。
  一股男子的骚水,滑溜溜的流至舌头上,红菱先用舌头,在整根的肉棒上放了个够。
  她更不放过那两个卵蛋,轻轻的用牙齿咬著,咬得他全身不停的发抖。
  苟雄嘴里哼道:“哇操,昏…..哎晴,…..好麻……”
  只是片刻工夫,他的肉棒又暴涨了起来,龟头露出狰狞的面孔。
  红菱张开小嘴,合住他的大龟头,、并用牙刮著棱沟。
  但是,苟雄的大龟头,也涨得她嘴又酸又麻。
  “瞧你年纪不大,这个玩意却出奇的大,真是不可思议。”
  此时的苟雄,没有理会她的话,只觉得一股热气,直透他的两臂。
  ..好爽哟….””
  红菱一听,吸著愈吸愈有味,就把整根肉棒,都吸到了自己嘴里去了。
  苟雄一看红菱也真行,用嘴吮肉棒这真是妙极了,只听说肉棒是插穴的,倒还没听说过用嘴吮。
  红菱她愈吹愈长,把整根的肉棒都吞下去。
  吮得他的肉棒都是口水,红菱把头前後的动去,用嘴套弄硬肉棒,套弄得她口水直往久淌。
  苟雄忽然叫道:“哎咧红菱姐,我受不了了,哇操,快泄,不!快要丢了……
  ”
  “摒住气!”红菱指导他道:“不要想丢的事情,再把意去移开,去唱首不相干的歌。”
  苟雄果然很听话,朗声高唱道:“宝塔高,持柴刀,柴刀快,劈木块,木块长,排两行,………”
  红菱关切的问道:“怎么样?”
  “哇操,好多了!”
  红菱不由浅笑道:“记住这个窍门,包你干得又爽又久。”
  语毕,她爬上了牙床,然後张开了双腿。
  苟雄两眼一亮,把秘处看个清楚。
  只见那红白分明,狭长的洞中,不但深避而且神秘。
  “哇操,你要干嘛?”
  红菱似笑非笑道:“我要教你,怎么样才能做个真正男人。”
  苟雄狐疑问道:“难道,我现在不是男人?’”
  “当然是男人!”红菱微笑道:“但不是真正的男人。”
  苟雄又问道:“什么叫真正的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