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梦回明朝 >

第22部分

梦回明朝-第22部分

小说: 梦回明朝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欢系毓巫徘奖冢纬黾父鲂】永矗纯嗟厣胍髯牛硖宀欢戏⒍斗憾裥摹!

  “言素!”叶枫冲了上去将她抱在怀里,阻止她的自残,可惜她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长长的指甲刺进了叶枫的手臂。 

  “我是叶枫,我在这,你别怕。”叶枫温柔地抚开她披散的秀发,轻柔地缓解她的情绪。 

  言素仰起苍白无色的脸,也不知道有没有看清面前的人,她痛苦地大哭大喊起来:“我好痛苦!好难受!让我死了吧!求求你,让我死了吧!” 

  叶枫仿佛看到了多年前母亲毒发的痛苦,默默地抱着言素,任由她暴力的发泄。力气泄尽了,言素靠在他怀里颤抖,喃喃地喊:“我冷……好冷……” 

  叶枫收紧了双臂,说:“没关系,不会的,不会的。” 

  阿朱茫然地旁观这一切,看到他们已经完全地忽略了他的存在,默默退出了房间,靠在墙上平复自己的心情。 

  过了好半会儿,叶枫脸色阴沉地从房间里走出,身上的衬衫湿了一半,他走到走廊的窗边,点起了一根烟。 

  “她怎么了?”阿朱忍不住问。 

  叶枫转过身来,眼里折射出怨恨:“那就是海洛因的魅力!” 

  这个认知让阿朱的双眼恐怖地睁大,这就是连凯想要用来控制人的东西!太可怕了,他还记得初次见面的言素是怎样一个清秀美丽的女子,那粉竟将她活活折磨成那鬼似的模样。他同样感到怜惜,对上叶枫的眼睛,那里面的怨恨让阿朱几乎以为是冲着他来的。他不禁苦笑,对了,那女子是他的女朋友呢,难怪他这么在乎。 

  叶枫走近阿朱,贴近他的脸,咬着牙说:“你告诉我,看到这样的场景你叫我怎么能逃避我的职责?你告诉我!” 

  阿朱无奈地闭上了眼睛,叶枫的气息带着烟草味窜进了他的鼻间。似乎是有一世纪的停顿,阿朱睁开眼,迎接他的是冷清的走廊和被阳光拉长的孤独影子。 

  26 

  言素睡着以后,叶枫回了一趟局里向局长汇报一切,争取能对言素宽大处理,并希望能让她进行戒毒后再协助案件调查。在汇报的时候他的心情还没完全平复,言辞上有些激动,局长有些意外地看着他,最终还是同意了他的请求。 

  叶枫从局长的办公室里出来,长出口气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一开门,屋里的三个人便一致将视线转移到他身上,他严谨的脸上露不出笑意,看了众人一眼便走到办公桌前坐下。 

  虎子耐不住跳了起来,指着阿朱说:“叶队,他,他,他……” 

  叶枫看了阿朱一眼,后者淡淡一笑,他的心里顿时轻松了一些,对着虎子说:“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他打了电话联系戒毒所,戒毒所的同志让他尽快将病人带过来,他告诉对方下午就过去。 

  挂上了电话,叶枫转头看了一眼一直不发一言的徐非,沉重地说:“吸毒的人是言素,她才是马国良安在我身边的卧底,那支她送我的笔里装有窃听器。” 

  徐非显然没有意料到这个事情,他的嘴巴张合了好久才吐出一句:“对不起,叶队,我错怪你了。” 

  叶枫说:“没关系,我本来不打算这么快让她的身份暴露,可是早上她毒发得太厉害了,现在我不能让她继续吸毒,我决定下午送她进戒毒所,队里的事就暂时交给你了。” 

  虎子眼珠转在阿朱身上,见他们讲完了话,立即插嘴,口气急噪地说:“他到底是谁?” 

  徐非敲着他的脑袋瓜儿,嘲笑他:“亏你还是个人民警察,眼神这么差!他不就是叶队上回带来的那个疯子。” 

  虎子恍然大悟,可还是疑惑满团:“可他跟马国良的手下见面,这又怎么回事?” 

  徐非没词儿了,叶枫抢先说:“他们是初中同学,最近才碰上面的。”指着阿朱说:“他不知道那个人是马国良的手下。” 

  被点到名的阿朱朝徐非和虎子点个头,英俊的脸上带着有礼的笑。这一招实在有效,徐非和虎子硬着的脸也松动下来,回应丁点儿的笑意。 

  叶枫下午就将言素接到了强制戒毒所,阿朱自然也跟着,走在后面看他们一男一女亲密地站在一起,心里颇不是滋味。 

  言素的脸色苍白了点,但比起早上还是带了些人气,虚弱地靠在叶枫怀里,尽管那清秀的脸上失去了青春的活力,却依然有着让人心动的楚楚之态。叶枫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下,看到尾随进来的阿朱,便将手中的行李袋递给他,说:“我去给言素办入住手续,你看一下她。” 

  “哦。”阿朱接过袋子,闷闷地答。 

  叶枫离去后,阿朱走到言素身边,气氛有点僵硬,言素勉强地扯出一丝笑意:“让你看笑话了,毒发的样子吓到你了吧?”笑里有着掩不去的苦涩。 

  阿朱点点头又摇摇头,安慰她说:“不是你的错,那种东西……实在害人。” 

  言素噙着泪水,望着叶枫离去的方向,喃喃地说:“我已经配不上叶枫了。” 

  阿朱呼吸一窒,心里头闪过很多念头,最后他只是淡淡地说:“叶枫不是这样的人,他……”他困扰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他会好好待你的。” 

  言素低着头悄悄抹去溢出的泪,轻声地问:“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她有些说不出口了,阿朱也没让她说出口,打断她说:“别这样看自己,在我眼里,你跟第一次见面一样美丽可爱,是个好姑娘。” 

  言素终于没忍住落下泪来,说:“谢谢你,谢谢你,阿朱……” 

  男人的本能让阿朱轻轻地揽了她的肩,给予安慰的依靠。 

  叶枫回来的时候看到言素的脸有些红,他用眼神询问阿朱,阿朱假装没看见,领先一步走在他们前面,幸好有了戒毒所护士的带路,他倒也不担心迷了方向。 

  言素住进了病房,身上也换了戒毒所的衣服,这个阴沉而严肃的地方突然让她感到有些害怕,怯怯地拉着叶枫的衣角:“你能再陪我会儿吗?” 

  叶枫温柔一笑,拉了张椅子在她床边坐下,阿朱本来就站在门口打算走,见言素流露出了羞涩的表情,他突然想知道这时的叶枫又是什么样的表情,是怜爱?还是心疼?还是兼而有之?可惜叶枫背对着他,呈现在他面前是只是线条流畅的背影。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暗暗叹气的同时退出了病房。 

  言素看着叶枫的眼里闪烁着对生命和未来的寄托,叶枫下意识地一避,笑着说:“这里有些闷,下回我给你带些杂志来。” 

  言素的眼睛眨了眨,泪水让她逼了回去,抖着嗓子说:“我真的没有机会了?” 

  叶枫不想在这个时候刺激她,含糊地说:“等你病好了我们再谈,好吗?” 

  言素也不敢逼叶枫,她懂得分寸,她蹭着身体缩进被子里,露出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瞧叶枫,娇憨地说:“你能看着我睡吗?” 

  叶枫怜惜地摸了摸她的秀发,哄着她说:“睡吧,我哪也不去。” 

  被窝里的言素露出个孩子似的的表情,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言素睡着以后,叶枫不动声色地离开了房间,阿朱站在走道的窗口边,窗外是翠绿的树叶,传递着生命的气息。仿佛知道叶枫站在自己的身边,阿朱轻声问:“她怎么样了?” 

  “睡着了。”叶枫也同样看着那团绿。 

  “她……”阿朱咬着唇,顿了一下说:“她是个好姑娘。” 

  叶枫看了他一眼,说:“我知道。” 

  “你要好好待她。” 

  叶枫想起刚才阿朱和言素之间的微妙气氛,口气谈不上好:“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 

  阿朱没有说话,心里不好受,打算避开却被叶枫一把抓住了手腕,他愣愣地看着那只修长白皙的手半晌,听到叶枫说:“我跟言素分手了。” 

  阿朱吃惊地抬起头来,分不清心里什么滋味,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叶枫深深地看着他,几乎要说出口来的话却在舌间消散了去,化作一句:“我觉得我们不合适。”随后松了阿朱的手。 

  “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阿朱疑惑地问。 

  “你离开的那几天。”叶枫淡淡地一句带过,不给阿朱再发问的权利,他说:“时候不早了,回家吧,我晚上再过来一趟。” 

  阿朱的问题哽在了喉间,无可奈何地赶上叶枫离去的身影。 

  叶枫晚上又去了一趟戒毒所,阿朱本来也要跟着去,叶枫不同意,无论阿朱怎么坚持,叶枫就是坚定不动摇。 

  “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就算不是为了防连凯,我也想关心关心言素。”阿朱不满地说。 

  叶枫听了口气更硬:“没有必要,她现在是在戒毒,不是在度假,不需要一大堆人围着她转。何况我是以刑警队的名义去探望她的戒毒进程,你去做什么?” 

  阿朱既气又辩驳不出,叶枫也不理他,带上给言素准备好的东西甩门而去,留下阿朱只能对着空屋恨得直咬牙! 

  接下来几天,叶枫白天就带着阿朱去上班,晚上就一个人去探望言素,阿朱给他提了很多次至少也让他去一次,总是被叶枫拒绝,他的原话是:“她已经开始戒毒,需要修养,过一阵子再说。” 

  修养!又是修养!她在修养为什么你就能去?阿朱当然不接受叶枫的理由,可是人家不带他去,他也没有办法,而且最近为了陪叶枫上班,他还特地辞了康乐中心的工作,晚上一个人在家实在是无聊。 

  这一天晚上,叶枫结束了和阿朱的又一场争论,刚出门就碰上徐非,他把门一关,说:“你怎么来了?” 

  徐非难得严肃地说:“找你有些事聊。” 

  叶枫不想进去后出来又得跟阿朱争论,抬腕看了一下表说:“就在这说吧,我一会儿还赶着去看言素呢。” 

  徐非点点头,循例问了一句言素的情况。叶枫就把戒毒的进展告诉了他,总体情况是相当不错,医生说要让她的身体摆脱对毒品的依赖还是不难的。 

  徐非说:“那就好。”他吸了一口烟,板着正经的脸说:“对马国良这个案子,我有个建议想和你提提。” 

  叶枫爽快地笑了笑:“说吧说吧,我正愁没法子呢。” 

  徐非压低声音说:“阿朱不是跟马国良的手下认识吗?我们……” 

  叶枫没听完就当机立断地拒绝:“不行,我不同意。” 

  徐非急了:“你听我说完啊!”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会同意的。”叶枫正色道。 

  “为什么不?”徐非不明白,坚持说了出来:“让阿朱去给我们当卧底,这是目前最好又最有效的方法。” 

  “不可以。”叶枫的声音有些激动,继而叹了口气,说:“阿朱的问题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神智不清,让他去当卧底,这不是让他去送命吗?而且你想想,他要是被骗着吸了那玩意儿,你心里能过得去吗?我现在对他有责任,有危险的事我不能让他做。” 

  徐非僵持了一下,无奈地妥协,他离走前说:“我觉得你太护着阿朱了,就算他神智不清,你也做得有点过了。” 

  叶枫张嘴,无从辩解。 

  27 

  叶枫没有想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