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梦回明朝 >

第21部分

梦回明朝-第21部分

小说: 梦回明朝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颐鞘迪终飧龃蠹啤D惴判模恢牢颐堑募苹揖圆换崛萌魏稳似苹滴颐堑募苹砸斗阋欢ㄒ也荒苋盟绦曰竽悖 薄

  “你疯了,你疯了!”阿朱难以置信地大吼,他上前摇晃着连凯,企图将他的良知唤醒,“你清醒一点,我一点儿都不想做皇帝,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你收手吧,别让这东西出去害人。” 

  “不!”连凯的脸在轻柔的灯光下依旧显得狰狞,“我一定要重建大明朝,我不能让你失去了身份!你不是不想做皇帝,你只是想和那个叶枫在一起!” 

  连凯最后一句话一针见血地堵住了阿朱的口,他居然反驳不出。 

  “我……我没有……” 

  连凯冷冷地笑:“那好,我一定取了叶枫的人头来祭我们的开国大典。” 

  这一夜,阿朱是在痛苦中度过的,他梦见自己又穿上了皇袍,戴上了皇冠,百官恭敬地跪在他的脚下,他意气风发地笑着,连凯端着一个盖着黄帛的盘子来到了他的面前,他伸手一掀——盘子里是一颗七孔流血的人头,那张死灰的脸赫然就是叶枫!百官大喊:“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阿朱大叫一声,身体从床上弹了起来,梦里的惊恐带到了现实中,他的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回过神来,他将脸埋进双掌,细细的泪水从指缝流出。 

  那颗人头给他的感觉太真实了,即使闭上眼,叶枫死不瞑目的脸依旧晃在他面前,那已经失去生命迹象的眼似乎还在延续对他的指责。 

  不行,他不能让叶枫死!阿朱下了床,他记得连凯说过他今天有交易,那么现在就是逃走的最好时机。他站在大门前,想到自己为了叶枫而背叛一心一意为他的连凯,心里有些自责,但是那可怕的梦又呈现在脑海里,他深吸一口气,毅然地打开了大门。 

  出了花园小区,他找不到车,只好拼命跑,他害怕连凯突然回来抓他回去,他相信连凯不会伤害他,他害怕的是连凯会杀了叶枫。他没有目的的跑,现在还未到中午,一路上却很安静,他更加心慌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方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远远看见有一间小店开着,阿朱冲了进去,拉着店主问:“我要怎么样才能找到叶枫?” 

  店主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指了指公用电话,说:“你要找人就用电话吧。” 

  阿朱眼前一亮,表情几乎算得上是雀跃,他记得叶枫的手提电话号码,那是叶枫强迫他记下的,现在真派上用场了。颤抖着手指按在键盘上,他将话筒靠得紧紧,等待着叶枫的接听。 

  25 

  接到阿朱的电话后,叶枫立即跳上了桑塔纳。阿朱告诉他在一个叫奉天化工的地方附近,叶枫知道那是在工业区的一个工厂,而那里离市区很远,他想不到阿朱居然单独去到了那么远的地方,他的心里还有个疑问,那就是连凯在哪里。可惜阿朱的电话打得很匆忙,什么都没有交代清楚,不过叶枫更在意的是他话里的不安。 

  车子来到奉天化工附近,叶枫兜了小半圈才发现阿朱所在的那间杂货店。他下了车走进杂货店,阿朱见到他很激动地迎上前来:“叶枫!” 

  叶枫确实有些兴奋,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点了下头,然后掏钱付了打电话的费用。等到钻进了车里,阿朱就迫不及待地说:“连凯要杀你,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叶枫本能地感到气愤,发动汽车的手停了下来,他说:“我是兵,他是贼,我躲他?这还有没有道理了!” 

  阿朱苦口婆心地解释:“他的功夫好,你打不过他的,这一点你又不是没见识过。” 

  叶枫沉默了一下,沉沉地说:“阿朱,你来告诉我这件事,我很高兴,但我是警察,我不会向恶势力低头的,就算连凯的功夫再高,我也要把他抓住!” 

  阿朱虽然早就料到依叶枫的性格是绝不会退缩的,但他还是忍不住继续劝道:“可你也要顾及自己的性命啊!连凯他如果真的要拿你的命,你以为你抵挡得了吗?你别逞英雄好吗?” 

  叶枫不能压抑自己的反感:“我这不是逞英雄!这是我的职责!我有义务抓住那些罪犯!身为警察,如果连这么简单的一点都做不到,我还有什么脸穿那套警服?” 

  “不要跟我谈什么职责!”阿朱厉声喊道,这是他第一次在叶枫面前如此激动,他的声音带着无法隐藏的悲怆:“每个人都跟我讲职责,难道就不能好好为自己活吗?连凯说我的职责是重建大明,而他自己的职责是助我再次登位,可是我不要,我一点儿都不想要,我只想要为自己活着,作为一个叫阿朱的普通男人而活着!” 

  叶枫的眼神不自觉地柔和下来。 

  “叶枫,我希望你自私一点好吗?我不能看着你被连凯杀死,他已经走火入魔了,连我的命令也听不进去了,所以我只能来找你,你听我一次,躲起来吧,别让他找到你,我会想办法带着他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出现。”话落,心里不受控制地刺痛,当真要离开这个城市吗?他下意识地看了叶枫一眼,却很快地收回了目光。 

  “没有必要。”叶枫的话掷地有声,坚定地说:“我是绝对不会逃避的” 

  阿朱无奈地靠上了椅背,紧紧闭上眼睛,呼吸波澜起伏,他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不想再说出让叶枫反感的话。 

  叶枫伸出手想安抚他,却在半途收了回来,他告诉阿朱:“这是在我父亲面前立下的誓言,也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阿朱疑惑地看着他,叶枫苦涩一笑,将他母亲吸毒的事情告诉了阿朱。阿朱听得既心疼又吃惊,心疼的是坚强的叶枫竟有如此惨淡的童年,吃惊的是叶枫竟会将这一切告诉他。听完之后,他久久无法言语,莫明的有种想要拥抱叶枫的冲动。 

  阿朱没有勇气去完成这个动作,他将连凯的计划全盘托出,然后妥协地说:“既然你不愿意躲就算了,但你得让我跟在你身边,至少连凯下手时还有些忌讳。” 

  叶枫摇头:“不,我不同意,我自己能保护自己。” 

  阿朱也很坚持:“叶枫,我已经退让了一步,我希望你也退让一步。”他咬了唇,低声说:“我只是希望自己能为你帮上点忙,我……我不能让你出事。” 

  叶枫心头一暖,竟点头答应了下来,虽然事后立即就后悔了,但想到这同样也起到了保护阿朱的作用,也就释怀了。因为他怕连凯会再次将阿朱带走,如果不知道连凯的目的,他或许还会以为连凯的确能好好照顾阿朱,但在知道了他疯狂的念头之后,他决定还是由自己来保护这个对现世懵懂的皇帝,更重要的是他想守护阿朱那简单的愿望——做一个平凡的人。 

  他扬起一个自信的笑容,对阿朱说:“我们回家吧。” 

  阿朱又一次回到了那张窄小的单人床上,那一夜他睡得格外安心,叶枫的呼吸和体温再一次伴着他入了梦。 

  第二天,叶枫体谅阿朱昨天奔跑了一天,心理上又承受了些压力,早上的时候没有叫他起床,本来还打算静悄悄溜出去上班,谁知道刚开了第一道门锁,床上的阿朱就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焦距不清地瞪着门口的方向,嘟哝着:“你别想独自跑了,等我。” 

  这副模样在叶枫眼里竟有些说不出的可爱,讪讪一笑:“你耳朵真灵,这都能听见。” 

  阿朱刚起床,嗓子还有些含糊不清,添了些低沉魅力,他哼着鼻气说:“就知道你不守规定。”他不敢说是床上的冷清让他惊醒了过来。 

  叶枫无奈地笑,只好坐回椅子上等着他梳洗完毕。 

  出了门,叶枫带着阿朱去了早餐店吃早餐,想着阿朱一定没吃过油条豆浆这种民间小食,特地点了一份给他,自己点的是皮蛋瘦肉粥。阿朱咬着油条,喝着豆浆,眼神儿却不自觉地瞄向叶枫的碗。 

  叶枫一开始没发现,可阿朱偷瞄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轻易就被他抓了个正着。阿朱尴尬地满脸通红,叶枫心里一乐,让老板拿了一个空碗过来,分出一半推到阿朱面前。 

  阿朱一方面对那粥的香味垂涎欲滴,一方面又要顾及面子,踌躇半天没有动手去吃。 

  叶枫看出了他的心思,拿了阿朱盘里的另一根油条,说:“以食易食好了。”说完,刻意大口咬了满嘴的油条。 

  阿朱这回也不客气,尝起了面前那粥。 

  等到二人解决完早餐,叶枫抬腕一看表,呵!这下可非迟到不可。他不禁苦笑,转头看见阿朱吃得心满意足的脸,自然而然露出了微笑。 

  阿朱此刻的心情是既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又能见着叶枫,担忧的是不知道连凯什么时候会寻来。虽然他临走前留了张字条劝连凯放手,但也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唉,他这个皇帝已经当得够失败的了,他实在不想再牵连上其他的人,只希望连凯的良知还没有完全地泯灭。 

  叶枫发动了车子,阿朱呆呆地看着窗外。太阳高高地升起,楼房群都笼罩在明亮的光线中,家家的阳台上都染上了橙红色的晨光,朝气蓬勃地反映出这个时代的色彩斑斓。短短的几个月,他已经深深地喜爱上这个时代,他喜欢它的先进,它的民主,它的法制,他无法想象这样一个美好的社会又重新回到封建朝代的统治下,他记得电视上有过这么一句话:现在当家作主的是人民。没错,他感到皇帝已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了,他庆幸自己早早地放下了这个包袱。 

  半途上,叶枫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本来打算回到局里再说,可看到来电显示是言素,心里一软,将车停到了路边,接下了电话。阿朱也看到了电话上的字,他知道是那个女子的名字,心里没由来一阵堵得慌,他连忙转移了视线去看吹出冷气的风口。 

  “言素?言素?怎么了?你回答我啊?”叶枫的声音突然紧张了起来,阿朱转过头来看到他脸上的急切,又抿了嘴撇开视线。 

  “你等我,我马上就来!”叶枫挂了电话,立马开动了车子,方向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他沉重地说:“言素出事了,我得过去找她。” 

  阿朱竭力心平气和地说:“你不是要上班吗?现在去见她不太好吧?工作时间可以拿来做私人事情吗?” 

  叶枫不明白阿朱的话里为什么突然带上了刺,一想他还没了解言素的情况,就说:“这不是私事,她现在需要我。” 

  阿朱沉默着,他自己感觉这种沉默几乎要让他窒息。忍着忍着,车子也就停在了目的地。这是一所低档价位的旅馆,叶枫下车时看了一眼这破旧的地方,心里忍不住泛起了怜惜。他快步走了进去,阿朱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 

  来到204,叶枫听见里面传来细细的呻吟声,举在门把上的手有些抖。房里突然发出重物倒地的声音,他一咬牙开门走了进去。 

  房里乱成一乱,床上的被单被扯到了地板上,椅子也东倒西歪,碎了的茶杯孤零零地躺在门边。床与墙的门缝里挤着个人,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脸部,指甲不断地刮着墙壁,生生刮出几个小坑来,她痛苦地呻吟着,身体不断发抖泛恶心。 

  “言素!”叶枫冲了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