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性奴隶服务公司 (1-25章+外传+番外)作者:荡神 >

第52部分

性奴隶服务公司 (1-25章+外传+番外)作者:荡神-第5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沈傲芳低头一看,发现纪芳岚的天蓝色短裙已经被徐风揉的全是褶皱,而且上面还沾着湿乎乎的淫水。上衣就更不用说了,因为徐风急于玩弄她的乳房,结果用力过大,把她空姐服的纽扣都扯掉了。沈傲芳一看,叹了口气说道:“芳岚啊,既然你都这个样子了,那么下午那个预约你退掉吧,跟我一起去水世界见蓝总,我需要一个道具演示员,怎么样?芳岚,没问题吧?”
  纪芳岚闻言搂着徐风的脖子,气喘吁吁的说道:“嗯,沈姐姐,没问题,等一下徐科长结束后我就呀!”
  还没等纪芳岚把话说完,徐风握着纪芳岚的雪白的双乳,将阳具再次刺入她的肛门,捏着她的雪臀,重新开始了活塞运动。徐风抱着纪芳岚一边做,一边说道;“呼,这就对了,凡事都应该讲先来后到,芳岚先解决我的问题,然后才轮到你。”
  说完,伸手掐着纪芳岚的细脖,扑哧一声,将她的俏脸再次按进了前面的小便池里。然后便按着她的蛮腰拼命抽插起来。沈傲芳见状叹了一口气,只好低头对纪芳岚说道:“好吧,芳岚,等会徐科长射精后你先去洗个澡,然后去玉环实验室把那套鱼鳞缚衫换上,等会跟我一起去游艇,我现在去找玉环,知道了吗?”
  “啊扑,好、好的沈经理我也没有,等一会儿我就啊呜,咕噜。”
  听到沈傲芳的吩咐声,纪芳岚连忙从小便池里侧着小脸回话,可还没说两句话,便被欲火攻心的徐风抓着头发,再次按回了小便池里。沈傲芳抬头一看,徐风已经干红眼了,知道在说也无意,只好去问问玉环了。于是叹了口气,扭转娇躯焦急的出了男厕所,然后一边整理自己身上的黑色连衣丝裙,一边向包厢走去卡文章暂停,现插播一则荡神宣传广告:广告时间结束,请继续欣赏文章“啊,呀,对,就是这样,继续啊,用力插我啊,呀哈,这种感觉真是刺激了。”
  沈傲芳刚刚走到了包厢门口,里面便传来来一阵刺耳的荡笑声。这大分贝叫声的主人,当然是单玉环,只不过奇怪的是,除了她的声音听不到其他性服务员的声音。难道散会了?沈傲芳奇怪的打开门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只见整个包厢里乌烟瘴气,啤酒瓶子香烟头,还有扯得粉碎的女人内外丝衣被散落在包厢的各个角落,连卡拉OK的麦克风上都搭着一件女人的黑色丝袜。四五个性服务员赤裸着娇躯,四肢大开,满面潮红的瘫在地上不停的娇喘着,神色妖娆妩媚。这些曾经不知让多少男人神魂颠倒的美丽而白嫩身体,此刻就像一堆没人要的破布横七竖八的扔在包厢地毯上。沈傲芳看见这些性服务员的阴唇都是鲜红色,上面还挂着淫水,显然是刚刚被东西用力的摧残过,她们的阴道内还流出一股不知是啤酒还是尿液的东西,跟地上的水迹混在了一起。从屋子里传来的酒味沈傲芳就可以知道,显然这些性服务员都喝醉了。甚至有一个性服务员裸着娇躯,粉嫩的肛门插着酒瓶,娇憨的抱着沙发靠垫就酣睡过去了。这一切沈傲芳都不感到意外,因为每年的新员工欢迎会都是这样。而令她感到奇怪的是在包厢中央那三个正在盘场大战的男女肉虫。女的当然是单玉环,只见她赤身裸体的趴在一个男性新员工的后背上满面潮红疯狂的娇喘着。而她的后面则有另外一个男新员工正握着她那两瓣雪白紧俏的臀肉,将自己胯间那粗大的阳具在她那粉嫩的下阴里来回穿刺着。“呀哈!yes!好粗大,再用力点刺我,我要的就是种被揉碎的感觉。”
  显然后面这个男性新员工的性能力很强,单玉环被他插的不但忘我的疯狂荡叫,而且一双白玉般修长的美腿在被阳具还不停的向后蹬踏。沈傲芳奇怪的就是这个动作。自己也是性服务员,当然也有过跟客人三P的经历。一般来说客人在跟性服务员三P的时候,都会把性服务员抱在怀里,将阳具插入她肛门里,然后握着她的大腿根使她的大腿大大的分开,而另一个男人就在前面玩弄她的阴道。只有这样,两位客人才能同时享用性服务员的身体。可是这今天这单玉环的姿势是怎么回事?新玩法吗?看起来跟叠罗汉一样。“啊!玉环姐,我、我要射了,能射在你的体内吗?”
  这时,站在单玉环背后,正握着单玉环雪臀拼命抽插的男人忽然浑身一抖,叫出声来,显然快要达到高潮了。单玉环闻言没有说话,荡笑了一声,甩开乌黑的波浪长发,更加疯狂的向身后的男人摆动自己的雪臀。随着扑哧,扑哧的声音想起,沈傲芳看单玉环花瓣样的阴唇里激射出一股股的晶莹的淫水。“沈、沈小姐,我、来了,啊!”
  只听一生咆哮,单玉环身后那个男人猛的握住她的两个雪白的臀瓣,将自己的阳具向她的阴唇猛的一刺。“啊哈本、本姑娘等着,来吧,啊”还没等单玉环把荡叫喊完,只听扑哧一声,一股粘稠的精液便顺着单玉环的阴唇和他阳具的缝隙中飞溅出来。那个男人将精液射入了单玉环的体内。“呀,哈好烫的精液。没想到你这小子还真咦?沈经理来了,你先拔出来,等会再做。”
  被干的浑身痉挛的单玉环正意犹未尽的抖动着两条雪腿,忽然瞥见了沈傲芳,连忙一把推开骑在她雪背上的男人。不顾顺着大腿根潺潺流下的粘稠饿精液,裸身向沈傲芳走了国哀。这时,沈傲芳才发现,原来单玉环的雪白的蛮腰间捆了一个粗大的假阳具,在单玉环起身的时候,这根假阳具便从她身下那男人的肛门里拔出来。单玉环在被男人干的同时竟然在干男人,怪不得姿势那么奇怪,单玉环走到沈傲芳的身边,一边摸着自己的假阳具,一边舔着嘴淫荡的笑道:“呼,好舒服怎么样?沈姐,你要不要过去试试?在干男人的同时又被男人干,这种感觉很刺激啊。”
  说完,单玉环裸着身子,伸出玉臂便来脱沈傲芳的衣服。沈傲芳一看,连忙握住单玉环的手腕,哭笑不得的说道:“别闹了,玉环,我今天没时间,改日吧,我找你有事。”
  单玉环闻言一愣,停住了手,说道:“什么事?”
  沈傲芳便将开年会的事情跟她讲了一遍,然后说道:“玉环,你是这件鱼鳞缚衫研发者,怎么样,的跟我一起去水世界应酬一下?”
  单玉环闻言想了一下,然后一皱秀眉,摇了摇头:“不去!那件衣服虽然是我研发的,但是你不是已经全盘了解了那件衣服的功能了吗?就用不着我去演示说明了。”
  再说,真到了演示的时候,那些“红人”们肯定不会老老实实的看我们演示,肯定要以当场实践为名将我们肆意淫辱一番,今天我休息,不想工作。沈傲芳闻言真是苦笑不得,想了想,伸手在单玉环那雪白的大腿根处蹭了一下。然后将沾着精液的手指往单玉环的眼前一伸,说道:“话是没错,不过玉环,你在这还不是一样在性交,同样都是被男人淫辱,还不如跟我一起去游艇。你不知道,公司马上就要在南区开新的分公司了,这总经理的位置肯定要从天魅十二星里面选。而今天下午这些人都是有决定权的人说实在话,玉环,我看好你,如果到时你使尽浑身解数应酬一下他们,我在旁边再帮你说点好话,那么说不定你南区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就”
  “停!”
  还没等沈傲芳把话说完,单玉环便将她的话打断了。只见单玉环裸着娇躯,一手掐着自己雪白的蛮腰,一手在自己那对丰满白皙的椒乳让捏了一下,然后向沈傲芳一挺,自信而高傲的说道:“沈姐,谢谢你的好意,我单玉环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是因为我的性技巧和我的这身漂亮的本钱。”
  如果他们觉得我合适,自然会选我,如果不合适,我就是被他们虐死也没用。我不习惯为了前途而向这些所谓的高层或者红人点头哈腰的。“他们想玩我的身体?好啊!那就按照公司的营销渠道预约我的服务,只要给足了费用,我自然会向他们敞开身体,用尽浑身解数让他们销魂的,然后两清,我可不想搭他们的人情”
  说到这,单玉环伸手握住沈傲芳的手指,将上面的精液舔进了嘴里,然后淫媚的舔了舔舌头,说道:“还有,沈姐,有一点你说错了,虽然都是跟男人性交,但是在包厢里做是我玩男人,而去游艇做是男人玩我。两者性质不同,心理感受也不同,懂吗?”
  所以,沈姐,你还是带芳岚去吧,我相信她一定会把那些“高层”伺候的非常舒服的。沈傲芳苦笑了一声,说道:“我已经通知芳岚了,但是芳岚她在业务上那是好的无可挑剔,但是她性格太乖巧,太柔顺了。不适合当一个公司的领导,即使她把那些人服侍好了,那些高层也不会同意她当总经理的,所以,玉环,我还是觉得你”
  “不,我不去。”
  还没等沈傲芳把话说完,单玉环坚定的摆了摆手。沈傲芳闻言叹了口气,说道:“唉,玉环,你这种不懂变通的性格会让你吃亏的。”
  单玉环闻言耸了耸粉肩,无所谓的媚笑道:“没办法,我就是这样的人,大不了当一辈子基础性服务员,反正我也不讨厌跟男人做爱。再说”
  说完,单玉环的拍了一下沈傲芳的肩膀,说道:“再说,与您这八面玲珑,算无遗策的“玉天平”相比,我差的太远了,您就饶了我把,您还有事吗?没事我回包厢继续玩了。”
  说完,沈玉环扭转娇躯就向包厢里走。沈傲芳一见,连忙拉住她的:“等等,玉环,还有件事,那件鱼鳞缚衫你实验室里有几件?”
  单玉环闻言一愣,然后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微笑道:“两件,都在公司我的实验室里,怎么?沈姐,你也要穿啊。”
  沈傲芳闻言愣了一下,微笑道:“是啊,我怕万一来参观的人多,芳岚应付不过来,不过我想应该轮不到我。”
  单玉环闻言满脸诡笑了一下,然后拍着沈傲芳的肩膀说道:“算了吧,沈姐,咱们都是性服务员,你就别蒙我了,难道那些“高层”让你去开会难道只是跟你纯聊天吗?”
  就算他们老老实实的看你演示。那么开完会了,您这分公司的经理再怎么说也得招待招待他们,跟他们全身心的“交流”一下吧。嘻,沈姐,我敢跟你打赌,你和芳岚要是去了,他们肯定不会等你们演示完,就把你们扒光了按在地上肆意淫辱,所以,沈姐,我劝你们去之前还是先吃点避孕药吧,否则被他们免费玩完了,一不小心怀了这些“红人”的孩子,那你们可就真成了“红人”中的“红人”了。沈傲芳闻言满脸真是苦笑不得,嗔怪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道:“玉环啊,你的嘴怎么那么刁啊,这个毛病如果不改的话,你会没朋友的。”
  单玉环闻言嘻嘻一笑:“无所谓,好了,沈姐,我要回房间继续玩了,你和芳岚自己去取吧,我不奉陪了。”
  说完,转身对一指包厢里那两个裸男娇咤道:“别给我装死,快起来,再陪本姑娘大战三个回合。”
  说完,单玉环将蛮腰上的假阳具扎紧了一点,便雪腿用力一蹬,裸身像一条美丽的人鱼般向那两个男人扑了过去。紧接着,包厢里再次响起男人的哀号声。而沈傲芳看到这一切,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酒吧二十分钟后,戴着变色墨镜,一身红色女式风衣的沈傲芳,开着一辆跑车带着同样一身红色风衣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29 664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