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性奴隶服务公司 (1-25章+外传+番外)作者:荡神 >

第20部分

性奴隶服务公司 (1-25章+外传+番外)作者:荡神-第2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淫虐发泄为主,什么虐乳啊、深喉啊,鞭阴的都来了,最后结束时我们五个被他们蹂躏的差不多只剩下半条命了,全都浑身布伤痕瘫在精液摊里直哼哼。尤其是芳岚,因为她比较柔顺,所以大多数男人主要都集中蹂躏她。可能是她的后背比较雪白美丽,所以每个男人都好像约好了一样,都不约而同的按着她的腰,拽着她的头发用背后式侵犯她,而且专门用阳具抽插她的肛门。我清楚的记得,等结束的时候,芳岚她瘫在地上臀部以下一个劲的痉挛,连大腿都合不上了,整个后背从头发,腰间,大腿再到脚趾,都被浓密的精液覆盖了,她的肛门内肉外翻,被他们的阳具裂出了几个口子,往外喷着浓精。这还不算,结束后,那伙人说要帮她清洁一下身体,要帮她洗个尿浴,于是将她的身体翻了过来,握着阳具开始对着她的身体撒尿,而且专对着她的鼻子和嘴尿,最后搞得差点没把她淹死我一听,恍然大悟道:“哦,是这样,我明白了,因为这些男人太残暴了,所以才让芳岚心里有了阴影!可恶,这些混账。”
  单玉环闻言摇了摇头,说道:“不!你说错了,小子,芳岚妹妹是咱们公司里最能忍耐性暴力的服务员,实话跟你说,我还没见过芳岚不敢玩的性游戏,而且她还乐此不疲。”
  你知道吗?他们在往芳岚的裸体上尿尿的时候,被激射满脸尿液的芳岚竟然毫不介意,不但不介意还满脸媚态的张口去接他们的尿,一边喝还一边往自己的乳房和下阴涂抹,好像真的在洗澡一样。他们尿完之后,芳岚还笑嘻嘻的舔着自己乳头上的尿液跟我说,她能从味道上分辨这些尿液都是谁射出来的,所以说,肉体上的摧残无法让芳岚产生任何心里阴影。我闻言一愣,大吃一惊,但是想想也是,过去芳岚给我服务的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把我的尿当洗脸水。于是我好奇的低声问道:“那、那是怎么回事?”
  单玉环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事情坏就坏在没有事前讲好怎么收费,服务完之后我们说按小时收费,可是他们说一直以来都是按项目收费的,所以我们就吵起来了。”
  我一听,有点迷惑了,于是问道:“这两种收费方法有什么不同吗?”
  单玉环一皱眉头,说道:“差别很大嘞,一般来说,我们服侍一个客人的时候是按项目收费的,因为每个男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射精一次的时间也不一样,有的男人插入我们体内几秒就射精了,而且往往男人一射精对女人的肉体需求就不那么大了,很可能不到一个小时就让我们走了。这样的话,按照小时收费就没办法收了,我们总不能只收他射精前那几秒钟的钱吧。按照项目收费就好多了,只要我们完成这些服务项目,我们就能获得项目这些项目的钱。所以对单身或者身体状态不太好的客人我们一般都采取这种收费方法。”
  我一听,忽然想起来了,纪芳岚第一次去我家给我服务的时候也是拿出了一个项目表让我填,现在看来这是她们性服务员的一个通例。想到这我挠了挠脑袋,说道:“哦,那么按小时收费适用什么情况呢?”
  单玉环闻言说道:“就是适用这种乱交服务啊,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性服务员可能要同时接受几个男人的轮番交配,人多混乱。”
  而且这时无论是我们性服务员还是客人,都沉浸在肉欲中,无法清晰的计算每个性服务员被几个男人轮奸过,做了多少项目,所以只好随客人们喜欢,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跟谁做就跟谁做。而我们每个性服务员就当是给每个客人全套服务,然后按小时收费,但这种收费是惊人的。因为这相当于一个客人同时雇佣了五个性服务员进行服务。我听到这里点了点头,我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纪芳岚来我家给我服务,那些项目还没勾全呢,就已经一万块了,想到这,我说道:“嗯,我知道了,不过这也算合理吧,再说你们不是服务过很多次了吗?他们怎么忽然赖账了呢?”
  单玉环叹了口气,说道:“以前是的,因为以前服务的时候时间短,无论他们有几个人,我们就按每个性服务员每小时两万的价格收费,她们每次找我们也就一两个人,服务一两个小时,每次最多也就四五万。”
  可是那次不一样,他们一次就雇佣了五个性服务员,而且不知怎么的,他们的精力特别旺盛,所以我们服务时间很长。我记得是从早上七点到下午五点,如果按照每个性服务员每小时2万收费,五人每小时就是十万,再乘以十个小时,那就是一百万人民币。“什、什么?一、一百万人民币!”
  听到这个数字我差点没把舌头惊掉了,太可怕了!我头一回发现,原来风月业这么暴利啊!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模样,单玉环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唉,小子,当时他们听到这个数字时的表情跟你一样,不过没办法,公司就是这么规定的,我们性服务员也没办法,虽然他们是名俱乐部的车手,不缺钱,但是也不愿意一下子掏出这么多钱,因为我们公司是违法的,所以不能法院告他们,于是我们和他们就僵住了。”
  我闻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这事情后来是怎么解决的?”
  单玉环闻言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唉,最后协商的结果是,他们同意付一百万,但是要求我们出一个性服务员再让他们每人淫辱一次,就当是优惠,可是经过十个小时的肆意淫辱,我们都已经筋疲力尽了。谁都提不起劲来服务了。”
  因为我是队长,本来我打算硬挺着再跟他们来一次。可是经过几个小时的淫辱,我的身体就像散了架子,你知道吗?因为他们在我身上用了性工具,所以当时我抬起娇躯分开大腿一看,发现我下体的阴唇和肛门都被他们干开了花。是实在话,我的的阴肉还是头一次外翻的那么厉害,阴唇和肛门像贝壳一样绽开,并且还在往外涌出着精液和淫水,连子宫颈都隐约可见,而我柔嫩的乳房上也早被他们摧残的是一片青紫和齿痕,要是再陪他们玩一次,说不定我这两个女性生殖器就不能用了。其他几个性服务员也跟我差不多,全都是浑身伤痕,下阴开着两朵鲜花娇躯无力的躺在地上的尿液和精液所组成的水洼里,嘴唇沾着地上的污垢只有说话的力气了。于是我犯愁了,难道我真的要冒着永久性性损伤的危险再陪他们玩一次吗?就在这时,我们当中只有一个性服务员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笑嘻嘻的站起身来说她可以陪他们再来一次。我听到这话,忽然想起刚才纪芳岚舔着自己的乳头炫耀的事情,于是扭过头去看了一眼旁边的纪芳岚,发现不知何时她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怪不得刚才她一直没搭话。于是我指着旁边的纪芳岚对单玉环小声说道:“难道你指的那个性服务员就是”
  单玉环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从后背抚摸着纪芳岚的秀发说道:“是啊,就是这个小妮子,唉,真是不知道她的身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明明是我们当中被蹂躏的最惨的,居然还有体力陪他们再玩一轮,真是不得了的耐力啊。”
  我闻言不自觉的又看了一眼在旁边沉睡的纪芳岚,她的身体看起来是那样的柔弱,实在没想到她竟然体力那么强,于是我对她的佩服又增加了一点。我叹了口气,然后转头说道:“对了,说了这么半天,你还没说芳岚心里的阴影是怎么造成的呢?”
  单玉环闻言说道:“我马上就要说到了,芳岚答应他们之后,就用纸巾擦了擦自己的身体,然后躺到了沙发上,分开双腿,笑嘻嘻的一边揉着自己的胯间的那同样红肿的阴唇,一边示意他们可以扑上来了,但是说只能抽插她的阴唇。可就在这时,就是那个李宏,突发奇想,提出要跟芳岚玩一个叫速度与激情的性游戏。”
  我闻言一愣,说道:“速度与激情?那不是电影吗?怎么成了性游戏了。”
  单玉环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所以说是突发奇想啊,那个李宏抱起沙发上赤身裸体的芳岚,一边向他的赛车走,一边说要边开车边跟她做爱。当时芳岚没当一回事,还在她怀里笑嘻嘻的搂着他的脖子,诱惑他说一定让他满意,谁想到从此以后,这次性爱成了芳岚一生的噩梦。”
  我闻言一愣,说道:“不会吧,这么严重?难道在车上做爱比被人凌虐还厉害?”
  单玉环闻言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原本我们也有一边开车一边为客人服务的经历,所以芳岚很热情,可是开始以后,芳岚发现她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她以前的经历,客人开的都是普通的轿车,而李宏开的则是赛车。”
  我闻言楞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有什么不同吗?”
  单玉环叹了一口气,说道:“当然不同,事后等纪芳岚服务完下车的时候,我发现她身体虽然没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但是脸色惨白,一下车就瘫坐在了地上,而且大腿上还流着一道腥黄的液体,看样子是从她的阴道里分泌出来的。”
  见到她这样,我连忙上前扶她,问她李宏是不是在她的阴道里尿尿了,如果这样,要另外收费,谁知芳岚摇了摇头,一下子哭着扑到了我的怀里,说是这是她自己尿的,然后便哽咽着将过程将给我听。原来一上车,李宏便面向前方她抱在了怀里,搂着她的腰将阳具插入到她的阴道,然后一边启汽车一边揉捏着她的乳房肆意玩弄着。我们公司有规定,性服务员在服侍客人的时候是不能跟木头一样毫无反应任客人淫虐的,要懂得配合,于是芳岚便坐在他的怀里,握着把手,一边用阴道套弄他的阳具,一边专业的娇吟着。开始的时候还好,可是当车的速度越来越快的时候,坐在他的身体上套弄的芳岚就体会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景象。小子,你知道赛车的最高时速是多少公里吗?我闻言楞了一下,然后讷讷的说道:“嗯,我听说好像是两百公里左右吧,怎么了?”
  单玉环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你知道时速两百公里意味着什么吗?”
  我闻言又愣了一下,因为我开车很注意的,从没有超速,所以对时速两百公里我还真没什么概念,于是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你说意味着什么?”
  单玉环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说道:“小子,你应该坐过游乐场里的过山车吧,过山车的时速是八十到九十公里,那么两百公里相当于过山车速度的两倍还多,你闭上眼睛,想像自己在乘坐两倍时速的过山车是什么景象,你就知道芳岚她看到什么了。”
  我一听,顿时感觉头皮发麻,不用想我就觉得心里发寒。而单玉环见到我这个模样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唉,那个李宏酷爱开快车,而且那次还有一个裸体美女坐在他的怀里帮他泻火,所以他就更疯狂了!”
  他一边用手拼命的捏着芳岚的乳房,用阳具在她的阴道里拼命抽插,一边单手开车,当时速达到接近190公里的时候,芳岚乳房都快被被她捏紫了。我一听顿时愣住了,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玩女人。单玉环见我没说话,于是继续说道,唉,芳岚事后跟我说,当时她根本就没注意被捏紫的乳房和被挤压的阴道,她只见到前面的道路好像都立起来,然后迎面向她砸了过来,她说她当时吓的浑身发软,根本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29 664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