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性奴隶服务公司 (1-25章+外传+番外)作者:荡神 >

第11部分

性奴隶服务公司 (1-25章+外传+番外)作者:荡神-第1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塞到了她的嘴里。而她闻到嘴里袜子的恶臭,皱眉恶心了一下,但是没有吐出来,反而重新分开自己的那双雪腿,用手指了指我们两个生殖器的交合处,示意我可以继续了。我闻言,立刻抓住她的大腿,重新开始用阳具拼命撞击她的肛门,在接下来的三分钟里,她就这样嘴里塞着我的袜子,张开双腿任我蹂躏她的肛门。但令我奇怪的是,她似乎不太兴奋,只是默默的躺着任我抽插,于是我实验性的摸了摸她的阴蒂,她立刻便浑身发抖,满脸潮红。我终于知道了,原来她的阴道比肛门更敏感,知道了这一点,我马上便将阳具从她的肛门里拔了出来,然后在她奇怪我为什么拔出来的时候,就再一次猛地将阳具插到她的粉嫩的阴道里去了,一插到底。受到我这么一插,她立刻两眼翻白,两腿一抖,胯下的阴道里立刻喷出一股淫水,喷到了我的阳具上,她的淫水很热,在阴道里完全包含着我的阳具,于是我的阳具又大了一圈,我于是更加兴奋的拼命抽插她的阴道。而她也在这种抽插下春情泛滥,只见她一边不可遏止的摆动着下体,让我插的更深,一边用玉手抱住自己的乳房,隔着衣服拼命的揉捏。我看见她竟然在玩自己的乳房,于是微微一笑,对她说:“小姐,你乳房难受我可以帮你,来,你自己把上衣撩起来,我帮你揉揉它们。”
  她闻言嗔怪的望了我一眼,似乎在说,你想摸的话,就自己撕我的衣服啊,我又没反抗。但我偏不这样做,我就是要让她自己脱。而她也似乎看出了我的意图,于是闭了下眼睛,表示妥协,然后解开了自己的外套,将胸衣向上一撩,一对丰满圆润,蓓蕾粉红的乳房便跳到了我的面前,然后急不可耐的就抓住我的手,往自己的乳房上按去。我一看她竟然这么姣荡,于是再不客气双手用力抓住她的一对乳房拼命的揉捏,下体则继续向她的阴道冲刺。这样,大概又过了两分钟,电梯已经到了42层,而我也已经到达了爆发的极限,于是我猛插了她两下,然后拔出湿漉漉的阳具一屁股就坐在了她的小腹上,然后握住她的乳房,将阳具夹在她的雪白的乳沟拼命抽动,一边抽动,一边说道:“我、我把精液射到你的乳房上,这应该算是合格吧。”
  她嘴里含着我的袜子,不能说话,但是她眯着双眼,用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我一看,头皮一麻:“兹”一股浓厚的精液就从她双乳间的夹着的那个阳具里喷射而出,直接打到她的小脸上,然后是脖子和乳间。她见我射精了,于是就想拿出嘴里的袜子,但是我却阻止了她,然后抱住她,掰开她的大腿,重新将阳具插到了她的阴道里。她好奇的望着我,不知我要干什么。我抱着她,一边揉捏她的乳房,一边嬉笑道:“小姐,到45层还有一分钟左右,我还想在你身体里灌点水可以吗?”
  她一听,立刻便知道了,我要给她灌什么水了,于是她又嗔怪的望了我一眼,但是没有反对,反而将大腿打的更开,并伸手下去抚摸我的春袋。于是在她的这种刺激下,我再也忍受不了了,马眼一松,兹的一声,一股尿液便瞬间尿进了她的阴道里,而她阴道也在我的尿液的冲击之下,一收缩,扑哧一声,她居然也失禁了。就这样,我们俩筋疲力尽的躺在尿水里相互抚慰着,最后,我将她嘴里的袜子拿了出来,问道:“怎么样,检验员小姐,我合格了吗?”
  她满脸春色的摸着我的阳具说道:“呼还可以吧,就是有点太温柔了,要是换了老员工,恐怕会问都不问,就直接把阳具塞到我嘴里放尿,你虽然合格了,但还是太嫩了,菜鸟先生。”
  我一听,苦笑了一下,心想,看来色狼真的是不好当啊。


第10章
  云收雨歇之后,我看了看电梯层,刚好是45层。于是我微微一笑,将她沾满尿液的大腿分开,把阳具从她的阴道里拔了出来,扑哧一声,她阴道里刚才被我塞住的尿液喷了出来,直接射到电梯对面的境墙上。她感觉到我抽离了她,回头对我微微一笑,一边伸手到我跨下抚摸着我那沾满尿液的阳具,一边说道:“怎么了,不想再在我体内休息一会了?”
  我闻言哈哈一笑,站了起来,然后一边拿起地上的衬衫穿上,一边对她说道:“不了,我还要去你们公司呢,既然我已经合格了,那就快带我去46层吧。”
  她闻言躺在尿水里耸了耸肩,然后翻身跪了起来,然后向我一招手,嫣然笑道:“先生,你先别急着穿裤子,你过来,我帮你清理一下阳具,否则就这样去公司的话,别人还以为你尿裤子了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刚拿起裤子,闻言向下一看,果然,我的阳具上沾了很多尿水,有我的,也有她的,还在顺着马眼往下滴呢。于是我尴尬的一笑,光着下身来到了她跪着的地方,将阳具对准了她的小嘴。她见了眼前的阳具微微一笑,用手将它温柔的抬起,伸出舌头,温柔的舔着上面的尿液。她清理的很仔细,她用她那粉嫩的舌头将我阴茎上所有的尿液都舔干净了,甚至连阴毛上的尿液都用嘴吸干净了。清理完成后,她又温柔的帮我将裤子穿好,然后起身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物。但是奇怪的是,她并没有清理清理身上的液体,而是直接就放下了裙子遮住了他湿漉漉的大腿,上身也只是扣紧了上衣。并没有去擦拭我射在她乳房上的精液。于是我很奇怪的问她:“小姐,你不用清理一下自己的身体吗?这样穿衣服会很难受的。”
  她闻言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也知道这样很难受,可是等一下人事部的人还要检验,所以我不能擦。”
  说完,她便转身从电梯楼层灯处拉开一个面板,在上面的数字键上快速的按了几组数字。紧接着轰的一声,电梯竟然再次动了起来,只不过这次不是上升,而是下降。感觉到了这点,我又奇怪的问道:“小姐,我们不是要去46层吗?电梯怎么反而会下降呢。”
  她闻言嫣然一笑,然后自豪的说道:“这就是我们公司的秘密所在了,因为这栋楼的46层根本就不在最顶上,而是夹在21层和22层之间。这层楼一般人是找不到的,否则我们公司早就被警察发现了。”
  我闻言纳闷道:“那么万一有人很无聊,站在楼底下一层一层的数怎么办,那不就发现了吗?”
  电梯小姐闻言微微一笑,自信的说道:“你放心,首先,不会有人很无聊的数大楼的楼层,起码你就没数过,对吗?其次,就算有,他们数也数不清楚。因为各个楼层从外表上看起来都一样,数完了他们肯定也会认为是自己看串了,数错了,不会放在心上的。这就叫,树叶藏在树林里才是最安全的。”
  我一听不由得心生敬佩,看来这性服务公司比前苏联的克格勃还厉害。说话间,电梯已经到达了21和22层之间,电梯灯没有显示是第几层,不过我知道,一定是到了。她将电梯打开,缓缓的走了出去,然后一回头,向我说道:“先生,请跟我来。”
  说完,就径直向楼道里走去,我一见,连忙跟了上去。我跟着她,缓步走在这个神秘的楼层里。楼道里很黑,而且寂静无声,实在难以想象这里会有公司,如果真有的话,就算看不到人,那起码也能听到说话声,可是除了我和她的脚步声,我什么也听不见。就在我心存疑窦的时候,她忽然在一个墙边站住了,然后抓住了墙上伸出的一个把手,转身提醒我道:“先生,到了,公司就在这里,你要有心里准备,里面很吵杂。”
  我一听就愣了,吵杂?我怎么一点声音都没听见。就在我这么想的同时,她猛地拉开了那墙上的把手,原来那是一扇门,随着这扇门的打开,一阵刺眼的白光伴随着一片“吵杂”之声传了出来:“小王!快!快!快打电话给郁容,让她赶快到西街陈先生那去,陈先生要雇她当一日性奴,记住,你要提醒郁容,这次去的时候让她记着带蜡烛和皮鞭,不要向上次一样,被人家淫虐到一半才想到没带工具,最后玩完了人家又该不给钱了。”
  “你好!我是陈小姐!我们公司要的货你们发了吗?什么?避孕套!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们公司不是要买避孕套,是买避孕药!客户在玩我们性服务员的时候是不戴那东西的,就算我们帮他们戴,他们也不戴,你拿来也没用啊!啊!啊!好,对!就是那个牌子的,要一箱啊,其他的我们吃了反胃。”
  “喂!玉洁姐,我是沈晴,你在家啊,太好了!你赶快帮我拿两套紧身护士装到公司来,嗯,对!我等一下陪客户的时候要穿,昨天?昨天那套已经被我那个中年客人撕碎了。是啊,一见面还没等我脱呢,他就扑上来把我扒个精光,害得我昨天是光着身子回的公司,所以今天我要准备两套,玉洁姐你快一点啊,我马上要去见客户。”
  “陈玉!陈玉!快!二号线李教授电话,他问你昨天他放在你阴道里的那个跳蛋还在吗?如果不在,他就不付钱了。”
  我被眼前这烦乱的景象惊呆了,这是间很大的办公室,里面熙熙攘攘的挤了足有一百人,其布置也跟其他写字楼一样:办公隔间、电话、电脑、饮水机、复印机、成堆的文件夹,这些特殊的白领就在这些东西中来回不停的往返。如果不是听到他们打电话的内容,恐怕我会产生还在原公司的错觉。我回头用手敲了敲门旁边的墙,墙壁发出一种很奇怪的声音,显然这里面不仅有砂浆,水泥和混凝土,肯定还有一种特殊的隔音材料,否则这么吵杂的办公声音在外面不会一点都听不见。想到这,我再次感叹性奴公司保密措施的严谨。“先生!请跟我来,我带你去见我们公司的人事部经理。”
  电梯小姐的声音将我从思索中拉了回来,我连忙整理了一下衣着,跟着她走了进去。穿过吵杂的市场部,(这是电梯小姐告诉我的)我跟她来到一间玻璃门办公室,办公室上的门牌写的是人事部经理办公室。她轻轻的敲了敲门,于是一声清脆悦耳的女声从门里响起:“进来。”
  电梯小姐闻言轻轻的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然后转身示意我也进来。我一见,也连忙跟了进去。这是一间非常宽阔的办公室,里面装修简约而不简陋,主色调为白色,显得很整洁文雅。一位身穿黑色职业套装,戴着无框眼镜的漂亮女郎,正坐在红木做的办公桌前认真的批改着文件,我一看她那冷傲的气质,就知道她就是这间公司的经理,于是我留心看了看她摆在办公桌上的身份牌:沈傲芳性奴隶服务公司人事部经理兼市场部主任我一看果然是她,于是马上立刻站好,等待她的问话。沈傲芳见我们进来了,于是把黔首从文件堆里抬起来,摘掉眼镜揉了揉自己的凤目,接着又戴上眼镜,冷冷的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指着我问电梯小姐:“小陈,这就是单主任推荐到我们公司工作的那个人吗?”
  我一听才知道,原来身边这位刚才被我按在电梯里任意奸淫的女孩姓陈,但是还不知道她的全名叫什么,等一下要问问。陈小姐一听,向沈傲芳鞠了一个躬,然后礼貌的回答道:“是的,经理,他就是单主任说的新员工,他叫”
  说到这,她卡壳了,因为她也不知道我叫什么。我一见她说不出话来了,于是赶紧上前礼貌的向沈傲芳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29 664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