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饭岛爱自传 >

第7部分

饭岛爱自传-第7部分

小说: 饭岛爱自传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们是为了去迪斯可玩才去工作。
    在高台上跳舞的迪斯可女郎们,每一个都穿著紧身衣、挂著闪亮的腰带、拿著香奈儿
的皮包、穿著⒎公分以上的高跟鞋,最後再戴上像浅野温子一样很大的金色首饰。她们如
果要跟男友要礼物的话,一定是名牌的贵重服饰。白天穿得普普通通,一到晚上就变得非
常华丽,整天都想著能和开著宾士车SL或是保时捷的男人约会,这不折不扣是泡沫经济黄
金时代的写照。
    我们的狂欢好像不会结束一般,六本木的霓虹灯也未曾消失。和找男人不一样的是,
计程车不到晚上⒉、⒊点是招不到的,即使招到了也不是要回家。酒店一直营业到早上⒋
点,如果警察来的话,就会把店的灯关掉,装作已经结束营业,但10分钟後再继续播放西
洋热门音乐,一直狂欢到天亮。
    在我们的心中没有「结束」这个字,甚至连想都没想过。
    这样快乐的时光、这种和同伴们毫无顾虑游玩的日子,是不是可以每天持续下去呢?
也曾不以为意地想过这件事,但连将来的事都不曾考虑过的我,当然也不会担心。每天以
短暂的恋爱为乐,所以也常常到有男人工作的店玩,为了有人来搭讪所以也打扮得特别漂
亮。心里只想著如果不快乐的话,不要做就好了,反正好男人多得是。我就这样不知道谈
了多少次恋爱。
    只要今天过得快乐,那就够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我变成了金钱的俘虏。
    因为我把我未成年的事说漏了嘴,所以不得不辞去了原本在六本木俱乐部的工作。 
17岁的我,就到了银座的俱乐部去当公关小姐。
    和六本木不同的是银座的公关小姐显得更高级。如果说六本木的公关小姐是娱乐节 
目的参加者,那么银座的公关小姐就是节 目的主持人。不管在哪都是和客人站著说话,
服装也是高雅的和服,打扮得华丽还不如稳重的气氛,客人也是为了追求这种气氛而来。
    我原本就是六本木的辣妹,与其当主持人,我还比较喜欢当参加者,和客人一起玩闹。
比起工作来说,工作结束後去迪斯可玩的事情更重要,所以还是会很平常地穿著露出肚脐
的衣服去上班,也因为如此,很快就赚到了钱和不动产。
    在银座工作是痛苦的。
    从我住的地方到银座,坐计程车走二四六号道,每到并木大道时就在塞车,眼看店就
在眼前却无法前进,手表的针慢慢指向⒏点。店的规定是每迟到10分钟,就会扣⒈小时的
薪水;所以有时预计会迟到超过30分钟的话,就不去上班了,中途就转到别的地方去玩。
    银座俱乐部的营业时间是从晚上⒏点工作到12点,每天领四万日元。比起一般打工的
薪还算是不错的,但相对的我们有业绩上的压力,每个月的业绩至少要有纯利三十万日元。
    为了达到业绩,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即使每天都去上班,同事也不会因此讨厌你。比
较有把握的客户每天都要打电话问好,为了做头发就要去美容院,有时也会穿著和服上班。
努力的话,每个月刚好可以达到业绩,而得到还不错的薪水。
    可是如果加上回家的计程车钱、做保养的钱…不浪费的话,每天自己也还要多负担一
万日元。如果要想提高业绩的话,就要随客人的意思,下班後也要陪客人,如此的话玩乐
的时间就减少了。
    我之所以工作是为了去玩,现在却本末倒置了。
    我因为玩乐的黄金时间都被工作所占据而感到痛苦,於是开始不去上班,店里当然也
就把我开除了。
    一如我所预测的,我很快就没钱了。
    在我身边有很多是一边在各种地方工作,一边找寻金主,等找到有钱的人包养就立刻
把工作辞掉的人。也有的小姐只要碰到可以叫乾爹的金主,就进行被称为特攻队的卖春行
为秘密劳动。
    可是我绝对不和老头做爱。我才17岁,在我心中有所谓「生理性不做」的原则,我的
少女之心还未枯萎。
    但我还是一直烦恼著这也没有、那也没有的问题,所以心里总想早一点找到一个有钱
的资助者,不过虽然有这个想法,但却一直无法行动。
    可是,我需要钱。
    愈是变成爱慕虚荣的贫穷女子,就愈想要做更多的打扮。
    也因为这样,所以更需要大把大把的钞票了。可是为了营业额和业绩而一直努力是很
痛苦的,又不想和老头睡。虽然想要资助者,可是又不想和他睡,卖春更是不可能。其实
在六本木的话,把身体卖掉,一个晚上便宜的话是五万日元,一般的价格是十万日元,在
银座则是二十万日元。这些钱都可以轻易地得到,可是我绝对不干。
    虽然想要钱,可是又不肯接受老头子,那之後要怎么办呢?於是我就去找做色情按摩
的朋友商谈。
    「这样的话,我介绍你来我们的店好了。不用真的做,又比风月场所轻松多了。即使
是色情行业也有很多是很辛苦的,色情按摩就还不错。」
    她的收入是每天将近十万日元。
    「不要看我这样,我也曾是公关小姐!」我心中一边没来由地这样想著,一边问她详
细的工作内容。说实在的,此时我也有「真的做也没有关系」的想法。
    「是什么样的服务呢?只要让他射出来就可以了吧?」
    「嗯,射出来就结束了,很简单喔!」
    「那要怎么让他射出来呢?用手吗?」
    「首先,要两个人在一起淋浴,要将客人的那个地方仔细地洗乾净,房间大约是⒊个
榻榻米的大校然後让客人朝上躺著,再亲他的(禁止)和肚脐。」
    「然後呢?」
    「最後就是重点啦,就从下面开始舔,然後是睾丸,再来就让客人发出嗯嗯的声音,
是不是很可爱呢?」
    「咦?不是用手让他出来,是用嘴巴!?」
    「对啊,客人就是为了这个才来的。」
    原来我以为只有用到手,结果没想到连嘴巴也要用上,我绝对不要。但如果那时只是
用手服务的话,现在的我,或许早已变成色情按摩小姐也说不定。
    像「」、「」、「」」、「」这样的店,还可以让我以一天体验的形式来打工,而且
工作完之後立刻就可以领钱,但是薪水比俱乐部少很多,只有两万元日元左右。但无论如
何只要从晚上⒏、⒐点开始工作到半夜⒈、⒉点之间,⒌个小时就可以马上拿到钱,我常
常隐藏年龄到这样的店里去打一天的工。
    下了班之後,拿著赚到的钱到六本木去玩,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过去了。可是玩得太过
分而没有去店工作的话,当然就没有收入,而且为了要去玩、为了打扮,每个月又要花很
多钱。
    我会将每个月所花的钱记在笔记本。
    ⒈⒐⒐0年一月,一百零九万五千元日元。二月,九十四万八千日元。三月,一百五
十五万日元。四月,一百八十万元日元…。
    那一瞬间我怀疑自己的眼睛,对於那么大的金额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
    我口袋里面只剩下一枚五十日元的硬币。
    即使翻遍了屋子,连每一件套装的口袋、每个皮包也都找过,却只发现一枚五十日元
的硬币。
    一个月房租要十八万日元,又没有固定职业,每天没有打工的话就没有收入。现在全
部的财产只有现在的五十日元,而且过完今天还有明天,这个时候我就会合理地、拼命地
努力想明天要怎么过。
    五十日元可以干什么?搭不起公车,也搭不起电车。
    将收藏在箱子里的外国货都收集起来,选出哪些不要。可是旧的东西太便宜了,值钱
的不是不想脱手、就是非常想要或重要的东西,真是令人烦恼啊!
    我就将一些从一个经营贸易有钱人手上得到的,而且都还没有用过的波士顿皮包以及
钱包,拿到当去典当。
    当是个的不错系统。如果约好⒊个月後还想取回的话,借金的利息就比较低。如果不
想要把东西取回的话,还可以典当到相当不错的价钱。因为典当的价钱愈高,利息也就愈
高,所以如果一开始东西就不要的话,就要以较高的价钱当给当。这样的话也比较容易和
当的叔叔打好关系,因此也变得常常到当去了。
    我只要去一次当,全部的财产就可以从五十元日元变成十万元日元,而从胡子老头那
里骗来的外国货,则变成了十万元日元的现金。接下来,就可以拿这十万日元回家,化了
之後再回六本木去玩了。
    我大部份去的地方都是六木木的迪斯可,虽然店的营业时间到⒈点就结束了,但是如
果露出不想结束的表情的话,他们还是会一样让你免费进去。当然漂亮的小姐们」」尤其
是熟客和艺人就可以不受时间限制免费进常我因为未成年,所以常被当作小孩子,他们就
会以「算了,真拿你没办法~」的样子让我免费进去。在那有免费的酒喝,可以免费跳著
舞,回家之前,再和下班的员工们一起去吃一顿免费的食物之後才回去,这样餐费又省下
来了。
    接下来,如果继续在街上徘徊的话,就会有男人搭讪。
    「喂,你要去哪里啊?要不要去喝一杯啊?」
    今天想喝酒、今天想唱卡拉OK还是想要跳舞,所有自己想去的店及想做的事,都可以
在这个时候向跟我搭讪的人要求。举例来说,如果对跟我搭讪的男人说要去唱卡拉 OK的
话,也可以唱免费的歌。
    可是如果想要对我更进一步的话,我就不理那些男人了。拿著人家的钱自由玩乐,即
使会让对方生气也无所谓。因为那些人只不过是我一生中一瞬间擦身而过的人,和我没有
什么关系。
    在狭窄的店内只有一个柜台。
    在柜台里面有好几个年轻的男子伫立著。在这一间一杯乌龙茶也要一千元的怪异店中,
被认为是从业员的这些年轻男子,脸上没有表情,也没有进行服务,只是茫然地呆站在那。
    这是新宿二丁目。虽然每一个城镇都有一丁目和二丁目,可是这个新宿二丁目是日本
全国二丁目中比较不一样的。
    「自卫队、自卫队~」
    这些进来店看起像自卫队的人,一进来就开始唱著中森明菜的「少女A」,用破破的
腔调唱著副歌的部份。虽然我总觉得有些奇怪,但其他的客人并没有觉得好笑的样子。
    大致看了一下这间店,倒也不是很拥挤。有很多客人都是一个人来,看不到很多人在
一起喝酒聊天、玩乐的气氛。
    这间店就是俗称的「牛郎店」,是男人卖身的店。他们收费的规矩,短时间的话是⒉
个小时八千日元,晚上10点开始之後到隔天早上的长时间是两万日元。所以过了晚上 10
点之後还在店中茫然伫立的,就是那一天没有生意、没有客人要的年轻男子。
    之後我就常去这一间店。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石川先生的车上。他坐在石川先生的敞篷保时捷的副驾驶座。 
  
  【】

   
那一天,我在川崎套房公寓的一间寂静的房间中,一边鉴赏著背对我睡著的男人,一
边在黑暗中写著信。信的内容是∶「明天再电话连络。」
    对著悄悄地走出房间的我,迎面而来的是石川先生的车。对著买给我许多东西的石川
先生所提出的要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