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饭岛爱自传 >

第13部分

饭岛爱自传-第13部分

小说: 饭岛爱自传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时,拍摄内容就会开始转向更艰难的内容,将不再是一个单体,而是和其他女孩子相同,
像是SM、被许多的男性轮暴、强暴和肛交等。此时,女孩子的负担开始变大,演出费却反
而降低了。
    趁这时候引退,然後像是公式一样的,开始前往浅草的ROCK座等的脱衣舞剧场演出。
原是风月场所的小姐,转行去跳脱衣舞的人也是很多。
    会演变成这种路线图是当然的了,AV界就是这样肮脏、冷血、过於直接的世界,但相
反的,如果能够在这行出名的话,赚进大把钞票也是轻而易举的。
    很抱歉,就算在这么险恶的环境中,我仍然是个成功者。
    无论何时,我的基本态度就是「随时都可以不做了!!」从第一部AV上市开始,我就
不想成为受欢迎的人、也不想成为名人,因为如果变成那样的话,反而会使我困扰,而且
如果中途开始讨厌这行的话,只要不要再做就好了。当时我对这个世界并不会有任何期待,
也没有任何执著,有的只是「工作吧!!」这种简单的想法。
    所以我在摄影现场也是十分随便地表演,实际上我这种随便的表演也是被许可的。
    摄影师一人加收音师一人、导演、助导和现场指导各一人、另外就是男演员了。这不
满十人的制作群,在某间小旅馆的一间房间中,就可以开始进行拍摄的工作了。
    AVnvyou可是AV业界重要的商品呢!只有她不可以被随便地对待,连说话的口气也要十
分注意,所以和nvyou对话的时候,简直就像在伺候女王一样。
    「好的,接下来要拍摄两人见面的场面准备好了吗?」
    「那种场面不需要啦!一定会被观众用快转转掉的。」
    「那这些台词怎么办呢?」
    「不怎么办!反正也一定会被观众用快转转掉的。」
    「那么,那就不用录这边了吗?」
    「不行!大致上还是要有点剧情…」
    「那么自慰就不需要故事了吧?」
    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
    只进行最需要做的事,然後就赶快结束吧!那些故事、艺术性什么的都不需要啦!没
有什么是比早点结束更好的了。从一开始,我就是以这种心情开始工作,想通了之後就不
会有害羞或紧张的心情,而既然已经觉悟,就也不会排斥赤裸著身体了。
    影迷经常寄给我这种信件。
    「饭岛爱小姐,你的录影带越来越不精彩了,不管是哪一部看起来都是一样呢!」
    答对了!不管是在剧情或是体位的变化,我全部都不要!当然每一部看起来都像是一
样的。
    但是也有全部都看完的人,不过很有可能整部片都是(禁止)的情节吧?这样不是很好吗?
为了让你看到的都是精彩的画面,所以把不需要的情节都拿掉。
    就算要说我以自我为中心,我也不在乎。通常AV大约为2、3天就要拍摄一次。
    「如果我不能在7点之前回去的话,雄孔雀超市就要打烊了啦!那就没办法煮饭了,
赶快拍完啦!」
    「过夜的拍摄工作!不行、不行,拍摄工作一定要在一天内完成!!」
    说完这些话之後,我马上转身回家。
    在拍摄录影带包装封面上要用的照片时,我也是这样的态度。
    「录影带的包装封面上只用到一张照片,为什么我们却得拍这么多?一张就够了嘛!!
我不想浪费时间拍3卷底片!」
    「我要回去了!」
    「我觉得你稍微注意一下自己比较好喔!太过任性会被制作群讨厌的。」
    我的发型师看到我的态度便给我这样的忠告,但是我依然没有任何改变。
    事实上在录影带面,我并没有真的在做爱,其实是用所谓「借位」的手法。
    「如果要做到真枪实弹的话,我就不干了!!」我这样向事务所表明的时候,他们也
爽快地点头了。
    而实际进行拍摄工作的时候,其实就像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公式一样。
    某个工作的日子,我和男演员两人在床上赤身luoti(被禁止)地面对面。男演员的嘴唇靠过来吸
住我的嘴唇,我便把眼睛闭上了,然後他的嘴唇硬把我的牙齿撬开,跟著是滑黏的舌头溜
了进来。接下来他粗暴地搓揉我的胸部,嘴唇也移动到(禁止)上。我的(禁止)感觉到他的舌头

混合著黏稠的唾液,来回地逗弄著,於是我试著发出喘气声。

    我睁开眼睛,强烈的灯光让我感到非常地晕眩。
    男演员趴在我身上,我将下半身靠近贴紧他的「那」,让他开始扭动腰部。
    「好…服舒、那、那…」
    「再…再来…」
    「来…来…」
    「想要…还想要碍」
    一边不断持续著像是有感觉的样子,一边叫喊著单一模式的话语。除此之外我不说其
他的台词,一直都叫著已经老套并且十分虚假的台词。
    AV的拍摄就是这样简单,我只是想要快点结束工作。差不多了吧?我高声地大叫了一
声做为最後的结尾。
    最後再帮男演员做个短暂的(被禁止)。
    做爱可以用「借位」的手法处理,但是(被禁止)就没办法「借位」了。有时在一天内不得
不含入好几根,我已经没有心情表现什么演技了,而我的痛苦也使我的脸扭曲了。
    但不可思议的是,平常已经习惯的肉质感不见了,能够看见的似乎只剩下一根大棒子。
我没有用我的舌头去缠绕它、也没有使用什么技巧,只是像机械一般将头前後摆动而已。
我也知道男演员没什么感觉,反正终究还是会被打上马赛克的,所以我不知道何时学会了
在必要时发出声响的技巧。
    没有爱情成分的性交和(被禁止),让我感到无止尽的漫长!
    每部AV的结尾都是公式化的进行颜面(禁止),这时借位角度的取镜是最需要技术的了。
用蛋白和油混合起来制成的假精液用滴管装著,然後男演员将滴管拿在握著(禁止)的右手上。
从镜头看来彷佛就像是真的(禁止)了一样,将那些液体全部射在我的脸上以後,男演员再用
手沾那些液体插到我嘴,并说著我真的很棒之类的话。
    当然也有用真枪实弹来拍摄的nvyou小姐,但我就是无法做到让自己有那种职业意愿,
我在某种层面上非常尊敬她们。
    当然也有更深一层研究性爱的人,像我对某位名导演的作品还蛮有兴趣的,因为他的
作品真的会让人感到性欲亢奋,并且可以从影片中解放自我。
    但是我并不会想演出他的影片。
    有一次为了拍摄AV,我们来到了一间专门提供SM(性虐待)服务的情侣旅馆。房间有著
像三角木马、诊疗室、各种大大小小排列整齐的电动按摩棒,还有3P(三个人性交)的设备。
我被这样的世界吓了一跳,脑海也马上浮现许多下流的幻想,让我身体像是需要什么一样
地抽痛著。不过在拍摄AV时,我还是没有任何感觉。
    在我刚进入AV界、个人录影带还没上市前,就被以打招呼为理由带到了电视台。
    在电视台大楼的某咖啡厅中,坐著一个中年微胖、约40岁左右的制作人,笑嘻嘻地等
待我们的到来。听说他是某个深夜节目的负责人,於是在我们无意义地打完招呼後,他们
便自顾自地谈了起来,而我因为没什么可以做的,所以只是静静地在一旁用吸管吸著冰咖
啡。
    「对了,木田先生,这是我们的新人,饭岛爱。」
    「请您多多指教。」
    「你也多多指教。对了,你几岁了?」
    「已经19岁了。」
    他们又开始了一些没意义的客套话,而我也好不容易有机会完成我的自我介绍。
    「我们节目的新单元正好在办试演会喔!」之後他们还是谈著工作之类的老头子话题。
而从一开始就没有兴趣的我,一边抽著香烟,一边四下观察著其他客人。
    和木田先生见面过後的第3天,事务所的社长跑来告诉我∶「你要上电视了。」
    「明、後天的下午1点进摄影棚,地点去问你的经纪人,知道了吗?麻烦你罗。」
    虽然AV的演出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困难,但因为我怕被双亲发现,所以我曾向事务所表
示除了拍AV之外其他的事都不干,但我却被耍了,现在无论我再怎么抗议,也没有人肯听。
    「没关系的啦!因为是深夜节目,所以家人应该是不会看到的,因为这也包括在宣传
活动面,所以拜托你了!爱也希望自己的录影带大卖吧?」
    那时候我根本不了解不管AV卖得好不好,演员所取得的酬劳是不会有改变的。当时我
误以为如果AV卖得好的话,那么多馀的获利应该可以让我有多一点的存款。
    反正也没办法了,我只好接下这个工作,并问了拍摄的时间及场所。
    要拍摄的当天早上11点我才起床。虽然如果赶去的话,应该还是赶得上的,因为在拍
摄AV时,迟到是很理所当然的事,反正只要在时间内拍摄完就可以了,再加上我想反正我
不在的话也不会怎么样吧!所以我抽完一根烟之後,再慢慢地淋寓化…然後才一边背著草
稿、一边赶过去。等我到达现场时早已下午3点了,足足迟到了2小时。
    在进入摄影棚的一瞬间,我居然连∶「很抱歉我迟到了。」这样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不知有多少台的摄影机和聚光灯,还有一大群人如临大敌似地带著杀气工作,这和一
般小家子气的AV拍摄现场是不一样的,每一个人都很专心,这是非常正式的录影现场。
    虽然我原本可以赶得上的,但还是迟到了2个小时,好在现场像是才刚排演完的样子。

    「无论如何,给我在正式演出之前读好!」
    从可怕的导演手上拿到了剧本,我便马上开始埋首苦读面写得密密麻麻的文字。因为
我已经决定要在「T字内裤新闻」这个单元演出了。
    正式演出时的事情我一件也记不得了,除了紧张之外,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太清楚,
因为以往AV在录影时,是把我当作女王般的作业方式为主轴,而大家都对被当成商品的我
非常费心,不断地说只有很少数人一起工作著,叫我不必紧张,希望我会因为很清楚要做
的事情,而能变得沈著一点。但是电视节目的作业方式并不一样,我只是被安排好的一个
棋子,在准备周全的企划中运作而已。两者之间不管所赚得的钱与工作人员的数量,都是
完全不同的。但我被电视工作现场的气氛所感染,并且开始紧张了起来,虽然心脏也是一
直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但是在这工作的途中却奇妙地解到一件事。
    「你是正式演员了,要好好加油喔!」
    在回去的时候导演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正式演员?」
    我完全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
    之後我在完全搞不清楚的情况下,开始每周在东京电视台的深夜情色节目东京情色派
中出现。
    虽然是深夜节目,但也算是不错的,至少不用再拍AV了。而且自己和家人已经好几年
不曾见面了,加上现在又黑了一些,所以看起来和以前真的差很多。之前我还会想说不要
被家人发现,但现在却觉得如果真的瞒不过去,那也没关系了。
    正因为这么想,所以就继续参与电视的工作了。
    要改变一些想法是很简单的。虽然我真的曾经想过要辞掉这个工作,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