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狗仔艳遇记 >

第54部分

狗仔艳遇记-第54部分

小说: 狗仔艳遇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管宁摇了摇头。
  麦当劳沉默不语。
  “谁?”
  管宁忽然喝问。
  一个少年郎由那边花丛转出来。
  苍白的一张脸,失神的双眼,白疑一样的表情。
  他就是苟雄没错!
  麦当劳不由倒退一步,睁眼瞪著他,问:“你怎么走来这里?”
  苟雄呆呆回答:“书斋那盏灯,不知道怎么熄减了?”
  管宁接道:“你以为有人袭击,因此民慌忙逃了出来。”
  “我记得,你是叫逃来这里,但来到这里,忽然听到了人声“所以,你慌慌忙忙躲起来,看看什么人在说话,对不对?”
  闻言,苟雄颔首。
  麦当劳不悦道:“油尽自然灯枯,我不知道你慌个什么劲?”
  苟雄怔在那里,好像听明白,又好像还没有懂。
  麦当劳叹了口气,前南道:“那盏灯昨天就该添油了。”
  管宁苦笑对苟雄说:“不早了,回房去休息吧!”?“呼呼!”
  三人转身欲走时,听到了破空声响,麦当劳在最前,看见了两颗弹丸流星一般飞过来!
  管宁疾呼:“大家小心!”
  麦当劳一直在小心,耳听破空声响身形向旁边一缩。
  那两颗弹丸并非以他为目标,交错射至,在他面前三尺,突然相相撞在一起。
  “轰!”
  火光一闪,勇雳暴响。
  那两颗弹丸竟炸开来!
  刹那间,麦当劳眼前一黑,紧接上半身一阵剧烈的刺痛。
  勇雳声响中,他整个身子倒飞,脸上鲜血淋漓,头发衣衫同时著火!
  “嘎,怎么会这样?”
  管宁见之大惊,双手急伸,抱住了麦当劳,代地必个翻滚,先将他火焰压熄。
  苟雄也被吓了一跳,之後他却怔在那里,脸上的神色数变!
  他心情正在激烈的波动。
  那霹雳一声爆炸,虽然未能够使他马上恢复记忆,却令他想起了一些事。
  霹雳暴响!
  火光闪烁!
  钱个红衣的中年人,仰天“哈哈”大笑。
  苟雄的脑袋,彷佛裂开了两边。
  “轰!”
  “哇操!”
  他正想多想一些,又是一声勇雳从天而降,震得他心神大乱!
  登时,陷入一片空白之中!
  管宁即对从麦当劳的身上爬了起来,左手已握住了剑柄。
  那一声霹雳,又是两颗弹丸相拉爆发出来。
  爆炸点接近地面,泥土飞扬,地面也被震动,再来几颗弹丸,他们三人可能嗝屁!
  管宁知道形势危急,身形一起一弓,话一样疾向正前冲去!
  他这样岂止冒险,简直就是在排命嘛!
  万一就在他冲前之际,又是两颗弹丸交击爆炸,不死也会半身不遂!
  可是他的运气实在很坏。
  就在管宁的身形冲出之後,两颗弹丸飞来了。
  那两颗弹丸并没有控在一起。
  管宁的衣袖扫出,“霍”的一声,两颗弹丸被卷起,一齐落在屋顶上!
  “轰轰!”
  霹雳两声,屋顶炸开了一个洞,瓦片灰尘纷纷洒下来。
  一声“好”同时响起。
  管宁的目光,早已落在那个人脸上。
  那是一个中年人,一身衣衫红得就跟火焰一样。
  火郎君就在内厅正中。
  内厅面积不大,陈设也极简单。
  厅中却有盏灯,但没有点燃,一直到苟雄转首,才燃烧起来。
  火郎君就像在变魔术,左手往灯上一招,放在桌上那盏灯便亮了。
  灯光照亮那身红衣,也照亮了苟雄那身白衣。
  火郎君目光一闪,惊诧道:“苟雄你没有死?”
  “苟雄!”
  闻言,苟雄吃了一惊。
  他随之反问:“你是瞎米郎(什么人)?”
  火郎君笑笑答:“火郎君,你不记得了?”
  管宁试问:“霹雳堂的人?”
  火郎君傲然回答:“不是只有霹雳堂的人,和懂得制造火药暗器。”
  “你是‘火州老怪”的门下?”管宁沉吟一下说:“可是近三十年来,他没收过一个弟子。”
  “你听著,我就是他关门弟子。”
  话语未了,火郎君突然扬手,左三右三,六颗弹丸一齐射向管宁。
  这种诡计,管宁并非第一次遇上。
  火郎君双手才动,他身形已经拔起。
  一拔两丈,掠上了墙头。
  “轰轰轰!”
  六颗弹丸在下面炸开,火光乱问,霹雳连声震耳欲聋!
  火郎君目光一抬,大笑道:“哈哈……你居然没有上当。”
  “这种洋当呀!我最少堵到(遇上)三次。”
  火郎君摸摸胡子,说:“对付你这种人,我本来就应多花点脑筋。”
  “嘿嘿,你露了这一手後,让我知道你是怎样的人一个人,下次更不会上当。
  ”
  火郎君再次笑道:“听说你的剑术很好。”
  言讫,大步走出。
  “不很好,但也不差。”
  火郎君道:“好佳在,走在前面的不是你。”
  “的确不是。”
  “我那两颗弹丸伤了谁?”
  “麦当劳。”
  “空上人现在的确很衰尾(倒霉)。”
  管宁问道:“你们为何要杀苟雄?”
  火郎君含笑回答:“你既是天才儿童,就应该知道这些问题,我绝不会回答你的。”
  管宁又再问:“你们还有些什么人?”“唉!”火郎君叹息一声,道:“江湖中人知道我的虽然冻多,像你见识这么广的人,是应该知道的,不然你就不配称天才儿童。”
  管宁心念一转,忽然说:“莫非你是绝命……”
  火郎君截口道:“纳命来!”
  瞧他的样子,就像是要吃人一样。
  管宁唇未合,他双手暴翻,双是六瞩弹丸掷向墙头上面。
  “轰!”然一声大响。
  管宁的人已从墙头上翻下。
  他上得快,下得更快!
  接连几次爆炸,都对他没有路用。
  “气死我了!”
  火郎君更加恼火,四颗弹丸又脱手扔出去。
  管宁半空滚身拂袖,闪一两弹丸,卷飞两颗,著地猛一长身,立刻扑向火郎君。
  他身形才射出,右手已拔剑出鞘。
  火郎君偏身一闪,躲到一根柱子後面,管宁半身一旋,也跟著转向那边。
  火郎君马上双转出来,右手多了一支金属管子,“霍”的一声,管口射出一股火焰,直奔管宁的胸膛。
  管宁早有防备,但来的是一股火焰,亦在他意料之外!
  “唰!”
  他的剑仍然划出去!
  火光剑光一闪,合在一起,那一股火焰竟然附在剑上,继续的燃烧!
  “哇塞,还真是奇观呀!”
  管宁一退返进,也没有弃剑,赞叹声中,火剑疾刺火郎君!火郎君急退!
  管宁剑势不绝,追前三步,刺出了四剑!
  剑光火光飞闪,乱人眼神!
  火郎君虽然终日玩火,现在亦为之眼花镜乱,身形却不慢,竟然闪开了来剑,但一身火器也无暇取出再施放。
  “唰唰唰!”
  管宁又刺出三剑!
  剑锋上的火焰已烧至护手,他感觉到了灼热。
  火郎君一遇再退。
  管宁追前的身形,突然一顿,剑“啾”的脱手飞出,火箭一样朝对方飞去!
  这就是他的第四剑!
  谁知这一剑,大出火郎君意料之外!
  但是他的瓜居然不比管宁慢,右手那支金属管子,千钧一发之间,及时敲在剑失之上!
  “叮”的一声。
  那支金属管子断成了两截,剑亦被击下地面,火郎君也被震退了半步!
  “我的天呀!”
  他吃惊不小,管宁却不管他是叫天或呼地,凌空飞至!
  人到脚到!
  “哎!我的上帝….,.”
  火郎君冷不提防,胸膛立时用中,哀叫未了,人已飞了出去。
  管宁的身形一落地,脚尖向下就一挑,落在地上那支剑,轻松被他挑了起来,又再向火郎君射去。
  火焰仍然在燃烧,那支剑著火焰,火蛇般直奔火郎君!
  “水(漂亮)!”
  火蛇般长剑,“夺”的射人了他的小使!
  “哇……我的上帝,完了!”
  火郎君怪叫著,整个身子风车般凌空一转,小腹的衣衫已经著火燃烧起来。
  霎时,他的神情变得极恐怖,血红的脸色也变得苍白。
  “啊!”
  第二声惊呼方出口,霹雳一声巨响,火光怒射,整个身子就爆炸开来!
  他身上带的火器太多,那一些火器大半是沾不得火的。
  “轰轰轰……”
  一声巨响未绝,双是巨响连声!
  火光乱问,血肉横飞!
  火郎君落在地面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像一个人。
  那像什么呢?
  什么东西也不像!
  管宁鼻子一酸,他的身形随之一长,双纵上屋顶,目光迅速电扫四周。
  四周都静悄悄的。
  他这才安心,人从屋顶翻下来。
  “苟兄弟!”
  苟雄站在树旁,全身吓的直发抖,看见管宁才理复下来。
  “来,帮个忙!”
  管宁走到麦当劳身旁,,一把将他扶起来。
  麦当劳鲜血淋漓,已经奄奄一息。
  管宁的左掌按在他的灵台上,一面将真气度进去,一面轻呼“麦兄…,”
  麦当劳混身一震,眼廉一阵颤动,道:“老弟是你吗?”
  “不错!”
  麦当劳哑声问:“我老婆还好吧?”
  管宁说道:“苟兄弟,麻烦你去看看!”
  “哦!”
  苟雄应了一声,转身跑了出去。
  须臾,他匆忙奔回,气喘吁吁。
  “怎么样?”管宁问。
  “被掳走了!”
  麦当劳追问:“掳去了什么地方?”
  苟雄回答:“纸上写的是‘八方客栈’。”
  “八方客栈在那里?”
  “在.”
  麦当劳嘴唇颤动,语声渐微弱,突然嗝屁了。
  管宁伸手一技,他已没有了气息。
  这虽然是意料之中,管宁还是怔在那里。
  “唉!”
  不知是不是我的鸡婆害了他?”
  良久,他才发一番怨语。
  又是黄昏,烟雨飘飞。
  两骑快马如箭般,奔至一间客栈之前,双双停了下来。
  当先的一骑是苟雄,跟在後面的管宁。
  他们一路赶来,原本是管宁在前询问、引路,可是到了四里外,苟雄竟自动策马上前。
  管宁并不奇怪。
  因为,人都有血有肉,更有感情,麦当劳为了救他,以致牺牲生命,他理当为之复仇!
  来到这家客栈门前,金漆招牌,上面写著‘八方客栈’。
  苟雄一望这招牌,整个人马一上怔,脱口道:“这就是八方客栈?”
  管宁说:“嗯!”
  登时滚鞍下马。
  管宁很危亡能够记起一些事情,那最低限度,可以减少一点危险。
  可是,他再也想不起什么!
  哇操!
  看来苟雄无论人,或者是报仇全是温泡汤了!
  管宁等了一会儿,看见苟雄忽然发呆,无奈走上前拉他。
  也就在这时候,客栈对面的巷子,突然闪出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人,急步向他们走来。
  管宁立即察觉,却不动声色。
  苟雄跟著也察觉盯著那个中年人,神色变得非常怪!
  那个中年人一直走到他们面前,驻足道:“姓苟的,你命真大!”
  苟雄还同开口,管宁已抢道:“麦夫人现在是否在客栈?”
  中年人转望他问:“你是谁?”
  “我姓管,管宁。”
  中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