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狗仔艳遇记 >

第43部分

狗仔艳遇记-第43部分

小说: 狗仔艳遇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水当当,不答反问道:“你那里弄来的?”
  “哇操,当然是江一郎家中,当夜你不小心遗落在地上,被我捡到了,所以,第二天在这里见到你,发现你右耳少了一个耳环,我就已怀疑,杀死冷血的凶手是你了。”
  水当当沉默了下来。
  苟雄又强调道:“其实,江一郎根本就莫宰羊(不知道),那张神鸦图是什么东西,只知道那张图可能有用,将它交给白祥,可是白祥却暗中将它藏起。”
  於文裕忍不住问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哇操,还不是为了要钱。”
  水夫人问道:“他要钱干什么?”
  “还债呀!”
  “还什么债?”
  “赌债。”
  水夫人冷声道:“他到底欠了多少赌债?”
  “哇操,他是个很衰尾(倒霉),的赌徒,你给他那笔钱,刚够他还债,旧债才清还,可是新债又欠下了。”
  水夫人生气道:“你不要乱说话,为什么我要人他钱?”
  闻言,苟雄笑著反问道:“哇操,你给毛瓜的秘图,是从那里得来的?”
  水夫人没有回答。
  苟雄等了一会儿後,又遭:“在庄院里工作的所有人,全被人监视,只有自祥、於文裕例外,也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够将神鸦图偷出去。”
  “当时,於文裕还没这个念头,也不懂得将原图另画一份,所以你给毛瓜的草图,不是来自白祥,难道会是我苟雄给你的。”
  水夫人不作声。
  “你生伯留著白祥,是一个祸首,所以,就吩咐了雷九娘,杀他减口。”
  雷九娘一直静坐在旁,现在突然开口道:“你怎么知道是我做的?”
  “哇操,我不是乱弹(胡吹)的。这一件事,牵涉的人有限,在这些人中,以我看,只有你才有这种本事。”
  雷九娘道:“理由不充份。”
  苟雄不急不缓道:“夫人吩咐将白样的尸体,布置成自杀的样子,又利用蜂窝铳,想必是担心我,为了证明江一郎的清白,穷追到底,查出杀死冷血的真凶。”
  水夫人道:“不错!”
  “白祥的自杀,既然洗脱了江一郎的罪,这件事就告一段落,依你的想法,我就应该罢手的了。”
  “你的目的不过在为他洗罪。”
  “哇操,可惜我这个人除了爱管闲事外,好奇心也很重。”
  “一个人好奇心太重,并不是一件好事。”
  “对於你的好意,我还是非常感激,所以当时也建议李兄,将那一尊玉观音,放在白祥的身旁,乾脆让他承担所有的罪。”
  水夫人说道:“据我所知,江一郎已放出来了。”
  “这件事在官府来说,已经结束了,江一郎既然证明无罪,当然就获得释放。
  ”
  水夫人怒问道:“那么,你们还来干什么?”
  “因为这件事还没完,哇操,我既然插手这件事,,在未完全解决之前,我是绝不会离开的!”
  “难道你准备给官府,一个清楚明白?”
  “哇操,我没有这个意思,否则也不会建议李兄,将玉观音拿到白祥的尸体旁,由他来承担一节罪名。”
  苟雄淡淡的一笑,又道:“这件事,我认为还是私下解决的好,如果在外面同大,对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什么好处。”
  “於文裕、水当当的牢狱之苦,全还事小,暴露了震雳堂的秘密,头路(生意)必然倒此为止,霹雳堂为了自身的安全,说不定还会杀人。”
  他一字字的又接道:“哇操,到时候不是杀一两个人。”
  所有的人心头尽皆一凛!
  苟雄目光电扫,又道:“虽然,这件事上前暂告一段落,但是彻底解决的话,同样的事情,必然很快又会发生,甚至於不可收拾。”
  “为了避免再次的危机,现在你们趁这个机会,好好商量一下,看看能否找出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
  水夫人瞪著花炮李、焰火彭道:“我正要知道他们准备怎样?”
  花炮李反道:“小弟倒想先听听嫂子的意见。”
  水夫人直接回答道:“很简单,将庄院交给我管理,以後就没有这种事发生。
  ”
  “嫂子自信可以接管得了?”
  “哼,这有何困难?”
  “我只想先请教嫂子,接管了庄院之後,那些匠人若是言语间,无间冲撞了你,你将如何来处置?”
  “好好的教训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道有个尊卑。”
  “嫂子若是这样做,不出三个月,那个庄院准关门大吉。”
  “是吗?”
  花炮李详细解说道:“在中匠人个个都是高手,他们接受聘请,大都是出於兴趣,所以、根本无所谓‘尊卑’,往往他们对制造出来的火器,一个不满意,就算我满意,他们也不管,一定又要从头开始。”
  “所以,言语间难免冲突,到时候,除非能够将他们说服,否则就必须顺从他们,如像你这么做,他们不走光才怪?”
  水夫人不以为然道:“走光了可以再请过,说不定,再请的比他们更高竿。”
  “别梦想了,这附近数百里的巧匠,已全被李、彭两家罗致,别说一下子完全走掉,就算中人走掉一个,要补充也是困难。”
  “少罗嗦!接管庄院之後,我自然懂得应该应该怎样做。”
  水夫人语音一顿,又继续说道:“你到底交是不交?”
  “恕难从命。”花炮李回答。
  水夫人冷笑道:“嘿嘿,我早就知道你一心,将那幢庄院据为己有,不肯交出来给我了。”
  “小弟只是遵守大哥的遗言。”
  “说得倒是蛮好听的!”
  “大哥遗言,小弟一日不死,除非已找到合适的人选,可以将庄院交给他管理,否则绝不轻言放弃。”
  花炮李不由叹气道:“唉,嫂子若不是这个脾气,我或许还会考虑。”
  水夫人问道:“你知道我什么?”
  “最低限度嫂子的脾气,小弟非常清楚.大哥辛苦创下的事业,我担心会毁在你手里。”
  “这么说,我要得到那幢庄院,必须在你死了後罗?”
  “不错!” 





  
第十四章 暗藏玄机罗到现
 
  水夫人不由盘算著:“我年纪比你大,虽说女人通常比男人长命,但是,若要等你嗝屁,相反我也老得走不动啦,走不动了,我要那庄院屁用。”
  “嘿嘿!”花炮李冷笑。
  “再说你的身体,向来都很好,没有什么病痛。”
  “所以在十年之内,我病死的可能性并不大。”
  水夫人笑道:“幸好,并不一定要老病,一个人才会死亡。”
  “你打算杀了我?”
  “我本来没有这个打算,可惜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那么嫂子最低限度,还要杀两个人。”
  “苟雄和焰火彭?”
  “如果你不杀死他们,消息就会传开,庄院的巧匠知道,一定不服嫂子,霹雳堂的人获悉,必然会派人来追究。”
  水夫人恼道:“不必你提醒我。”
  “嫂子莫非已经有此打算了?”
  “嘿嘿,我已经安排好了。”
  “哦!”花炮李愕然。
  水夫人胸有成竹道:“对付焰火彭,於文裕、当当两个就足够了。”
  於文裕当场张大嘴巴,傻在原地。
  水夫人转瞪著他,道:“这一次,你应该真的有所表现了。”
  於文裕也不知如何回答。
  一旁水当当急道:“娘……”
  水夫人笑道:“你不是早就想跟你表哥,同心协力打开一条光明之路嘛,现在机会来了,只要你们真的能够合力同收,一定杀得了焰火彭。”
  水当当无奈点头。
  水夫人回顾花炮李,说道:“至於你,我这支风头拐杖,相信还可以吃得住!
  ”
  “九年前的确是这样。”
  “九年後的今天,也并不例外。”
  “嫂子应该知道自己,已经老了许多。”
  水夫人得意满道:“可是这九年以来,我却没有一天放下风头拐杖,每天最少练上一个时辰,凤雨不改从无间断,你的鞭又如何?”
  花炮李脸孔一红!
  这九年以来,他虽然没有放下武功,但已经没有当年那么的积极了。
  尤其,是近两年来,一个月也难得有一天去摸钢鞭了。
  水夫人恰好相反。
  他一变又回复笑容,说道:“嘻嘻,好住在。我们这边还有苟雄。”
  水夫人瞟了葡雄一眼,道:“我知道他的武功还不错。”
  花炮李忙道:“人所共知。”
  “不过,你别忘了,我这边还有雷九娘。”
  “雷九娘不是苟雄的对手……”
  雷九娘冷哼了一声,不服道:“我还没有跟他交手,你就知道了?”
  “不难想像。”
  雷九娘转望苟雄,说道:“看来,我们非拚一场不可了。”
  苟雄笑笑道:“哇操,能够避免,最好免了好。”
  雷九娘道:“我看免不了。”
  花炮李却仍然在笑。
  水夫人瞪著他,道:“你先别得意,雷九娘即使不是他对手,战上一百回合,相信没有什么问题,在这段时间里,我可以先解决掉你!”
  “万一有闪失,嫂子就伤脑筋了。”
  水夫人狂做道;“就算现在,再加上一个苟雄,我凤头拐一样能应付。”
  他的话充满了自信。
  花炮李心中不禁有些慌了。
  因为,苟雄的武功有几两,他不知道,而水夫人凤头拐杖的厉害,自己却是亲眼目睹过。
  真的像水夫人所说,他败在凤头拐杖下,苟雄还未击垮雷九娘,那就不单止他性命难保,连焰火彭也休想活命了。
  水夫人好像已经看出,一顿风头拐杖道:“我们先动手怎么样?”
  花炮李只好硬头皮,答一声“好”,正想站起身,旁边雷九娘忽然一声轻叱:
  “慢著!”
  所有目光全都集中雷九娘身上。
  水夫人道:“你想先跟苟雄动手,也无不可!”
  雷九娘娇笑道:“我是想跟他一次雌雄,你们却可以不必动手。”
  水夫人问道:“这话什么意思?”
  “要解决这件事,根本不用死那么多人。”
  水夫人追问道:“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不错!”
  ‘.快说!”
  “等我与苟雄分出高低,再说也不迟呀!”
  水夫人担心道:“可是,万一你死在他刀下,来不及说出地个办法,可怎么办?”
  “我们这一战,并不生死之战。”
  水夫人道:“哦!”
  雷九娘没再理会她,目注苟雄道:“请吧!”
  “哇操,本来没我鸟事,现在变主角了!”
  苟雄站起了身子,缓步走过去。
  雷九娘笑望著他道:“方才的话,相信你已经听到了。”
  苟雄点头笑道:“胜负一分,我们就罢手。”
  雷九娘说道:“不过,这一战仍然会激烈。”
  “因为,你我练的是杀人之法,如果谁的心不狠,手不辣,根本无法发挥到极至。”
  雷九娘道:“你明白最好!”
  “哇操,看来爱拚才会赢哦2”?“刀剑无眼,我一剑刺出,往往不能控制。
  ”
  “有时我也会这样子。”
  “所以,这一战虽然是切磋,胜负决定之时,也许就已是决定生死。”
  “生死有命!”
  “不错!”
  她旋即闭上嘴巴,苟雄也没再作声。
  两人相隔一丈,对立在厅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