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狗仔艳遇记 >

第21部分

狗仔艳遇记-第21部分

小说: 狗仔艳遇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万钧豪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接著又道:“丽娜只是一个妓女,当然无可奈何,东方大侠人地生疏,燕秀一事,可以说是有心无力。
  至於,我们高旭高大爷如果也无可奈何,也有心无力,那困说不过去了。”
  高旭不悦反驳说:“高家二十四钩已全部动员!”
  “这么说,是谁也怪不得罗?只怪那只雪狼太过厉害了!”
  厅内沉寂了一下。
  万钧豪又含笑道:“我也知道那只雪狼厉害,所以事情一开始,我就跟苟大侠私下商量没法引诱雪狼现身。”
  万钧豪居然还懂得,顾全苟雄的颜面。
  苟雄那边听著,一张脸又开始发红。
  东方好胜的眉毛一落,看样子似乎想笑,只差没有笑出来。
  其他的人的脸色又变了!
  “苟大侠武功不用说,头脑的灵活,放眼天下真还找不出几个来。”
  哇操!
  他可真会捧人!
  苟雄一个头几乎抬不起来。
  万钧豪借咳清了下嗓子,接下去说:“有这样的一个人插手,我若是那雪狼,也不免要大吃一惊。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趁吉避凶,溜之大吉,其次与其被去,不如来个先下手为强!”
  东方好胜暗赞道:“万钧豪不愧是万钧豪,分析事情果然是高人一等。”
  “很可惜!最好的办法,对我们那只雪狼来说,却是最坏的办法,一个人落地生根,开枝散叶,要他远走高飞,简直比要他的命还难,所以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先下手为强就得出手,我若在暗中监视苟大侠,那只雪狼不出手犹可,一出手的话,就得落在我的眼中。
  听到这里,高旭已满头大汗。
  万钧豪又继续说:“苟大侠原来有自己的办法,但比较起来还是我这个办法来得迅速,所以他就接纳了我这个提议,他在明处,我在暗处,只等那只雪狼出现。
  我生怕雪狼不知道,立即教人散播消息,好让苟大侠已经插手的消息,迅速的传遍每个角落。然後,我就暗随苟大侠左右。
  此时,姬英俊的脸色呢?也慢慢转为苍白。
  “所以,苟大侠来清心食堂,我也在场,雪狼在此出现,我也看出!苟大侠错追了雪狼,我全看在眼里。那只真正的雪狼,藏身在冰雪之中,等苟大侠远去才再现身,我全部看在眼里了!
  这番话震惊了在场的人。
  万钧豪不慌不忙的又道:“这本来轮到我大显身手,生擒雪狼的时候,谁知道我正想出手,我们的姬大老板先出现了。
  关於打架这方面,我向来就谦虚得很,既姬大老板抢先出手,我也就乐得一旁看热闹,想不到这一看,却看到了很多意外的事情!”
  话还没说完,有四人人已快坐不住了!
  他们就是姬英俊、高旭、任长发、江永四个人。
  “清心食堂酒菜第一,姬大板身为老板,当然更不会错过.一个人生活太过舒适,多少总会有影响,尤其练武的人。
  姬大老板的身手已大不如前,但即使不如,有白打的两个表弟一旁押阵,雪狼还是要倒霉的。”
  “唉!”高旭叹息了一声,插口问一句:“你还看到了什么?”
  “姬大老板撕下了,雪狼蒙在脸上的白纱。”
  “你当然也看到他的真面目罗?”
  万钧豪接著又说:“简直难以令人相信,所以到後来,一知道了那只雪狼给追的走投无路时,逃到高家大门前勉强脱了苟大侠,那时我才敢肯定!”
  “父亲奸杀女儿,不单止我,就换成任何人,也会认为这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高旭冷“哼”了一声,突然道:“我一共有四房妻妾,十二个儿子,十三个女儿。”
  万钧豪称许说:“我一向佩服你有这种本领,羡慕你有这种福气。”
  “我四房妻妾中,有三记心甘情愿嫁我。”
  “有钱人纳妾本来就容易得很,喜欢做有钱人妻妾的女人,本来就不少。”万钧豪随之又问道:“还有那一房又如何?”
  “几乎教我费尽了苦心,使尽了手段。”
  “嘿嘿,想不到你也有这种烦恼。”
  “好就是‘葛蓉”’。
  闻言,所有人齐都一怔!
  万钧豪摇头说:“你怎会喜欢那朵玫瑰呢?”
  “只有傻瓜才不喜欢她,我相信自己不是个傻瓜。”
  “这个女人脾气虽然不好,脸蛋的确美。”万钧豪微微一笑,道:“尤其是她的身材,见过的人还真是忘记不了。”
  “我也是因为那迷人的阳体,才忘不了好的,偏偏她不把我放在眼里。”
  高旭双眸一阵迷惘,回想一下子,恍惚回到了他年青的时候。
  “那时候我年少多金,手底下又有两下子,相貌虽然丑一点,但比起赵传还绰绰有余,何况男才女貌,我跟她正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闻言,万钧豪忍不住大笑.道:“哈哈……你自我陶醉的本领不小嘛!可惜你妻妾成行,风流成性,葛蓉会看上你才是怪事。”
  “那时候我还没有老婆。”高旭瞪了他一眼。
  万钧豪当场楞住!
  高旭加加快的道:“我只知道‘精诚所致,金石为开’,便任我如何殷勤,她还是不加理会,我几乎要放弃了,那知道有一天她忽然判若两人,居然会答应嫁给我。”
  万钧豪赞道:“看来你本领真不小!”
  高旭却又叹了一声,说:“起初我也以为是自己的本领,但到了我娶了她入门,才发觉有人经我本领还大,早在我之前,已在她的肚子里种下了种,她就是已死的‘高琳琳’。”
  “这个比你本领还大的人是谁?”
  “她说她是她的乾哥哥。”
  苟雄好奇问道:“真的吗?”
  “是假的。”
  高旭不由苦笑道:“那位那位乾哥哥,据我所知,是那大名鼎鼎的‘朱哥宝”
  ’“原来是平生好肥马轻裘,到老也荒唐,死也风流的朱哥宝呀””
  高旭点了点头。
  万钧豪又大笑说:“那个朱哥宝,就是十个葛容也留不住的。”
  “这倒还罢了!谁叫我就喜欢她一个。”
  高旭的眼中,墓的好像有火焰燃烧起来。
  “那知道在闺房之中,床第之间,她不是说她位乾哥哥怎样有情调,就是说他那方面的本领如何?”
  万钧豪敛起笑容,正色道:“这就是我听了也会替你生气!”
  一个女人嫁了人,还念念不忘前度刘郎的处处,那的确是任何一个男人,都难以忍受的事情。
  高旭懊恼的道:“我生气起来,一口气即了三房妻妾。”
  “换了是我也会这样做的。”
  这种事情对苟雄来说,他只有听的份。
  “她们的肚子,总算争气,一连替我生下十二个儿子,十二个女儿。”
  “哇操,了不起!这些儿女大概全都是你的吧?”
  高旭开怀大笑说:“一个人第一次吃亏,第二次无论如何都会很小心的。”
  “你那一群活宝,的确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万钧豪笑问道:“葛蓉居然由得你?”
  高旭坦然回答:“我就算听她的,她也没有时间管我,孩子一出世,她就忙著找朱哥宝,一年之中难得有多几天见到她的人,这时我才知道,她嫁我不过要面好看,想要孩子有一个老爸。”
  万钩豪问道:“你也不在乎她吗?”
  “那个时候,我正在努力生孩子,恰好也没有时间理她。”
  “她找到了那个朱哥宝没有?”
  高旭说:“朱哥宝又没死,找到他当然是尽早的事情。”
  万钧豪摇摇头道:“我实在不明白,以他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会有那么多的女孩,对他那么的疑心。”
  高旭皱著眉说:“这顶绿帽子我本来就戴定了,所以没有去理,那知这次她不止一个人,还要带走她的女儿。”
  “高琳琳?”万钩豪插口道。
  “嗯!”高旭咬牙切齿。
  “她认为这样一定可以,激发朱哥宝的亲情,改变他的心意,纵使自己徐娘半老,朱哥宝也不会再推走她,我几乎将琳琳当著亲生的了。”
  “因此你不肯答应?”
  “答应的是王八!”高旭牙齿咬出了鲜血,道:“我厉声拒绝,带气出了家门,只想找个出气的地方。”
  “结果你走到了那里去了?”
  “留香馆丽娜的香闺。”
  万钧豪没有吭声,缓缓道:“丽娜不同留香馆其他的妓女,一向卖笑不卖身,留客不留夜,那里候我也知她已经休息,所以只好偷偷溜了进去。”
  “凭你的本领,自然轻易可以得逞。”
  高旭突现杀气说:“我原意不过想听她唱首曲儿,消消愁解闷,那知道我跟她说了、本来吃惊的她,反而摆起臭架子来,要推我出去,这我才拔出钩来,她才愿意给我唱支曲子。”、。
  “我想她就算再多唱几曲,她难消你心头怒气。”
  “所以,我将那股怒气发泄到她身上!”
  说著,高旭整个人陷入回忆……“快吹!”
  &&&&缺(185186页)晴喂,痛死我了…..,”
  他本想趁胜追击,可是丽娜痛叫一声。
  同时,她伸手往下一抓,由於指甲太尖,当扬把高旭的小兄弟抓伤。
  “贱婢,找死!”
  高旭一恼火,起身就给她一钩!
  高旭继续道:“我的气既然消了,在她脸上留下了血吻,立刻赶回家去,幸好我回家得快。”
  “哦?”
  “那时,我者波正在替高琳琳收拾行装,正打算要离开。”
  “她见了你当然大吃一惊罗?”
  “不!”高旭反驳道:“吃惊的是我!”
  “哇操,想不到!”
  高旭抬头低声道:“她还未出声,琳琳居然第一个请求我,让她跟她的娘离开,好教他们夫妻父女团聚,我这才明白,她是别人的女儿,葛蓉也是别人的老婆。
  ”
  “哇操,太忘恩负义的!”
  “我只好侧身让她们离开。”
  “这次,葛蓉总该大吃一惊了吧!”
  商旭黯然回答:“不只是吃惊,而且还感激流泪。”
  “你这样的好人天下少有。”
  高旭冷笑道:“嘿嘿,她有泪未免流得太早了。”
  “哇操,又出了什么花样?”
  高旭望著自己手掌,说:“她转身刚踏出房门,我就从背後给了她一掌,没想到这一掌竟然拍碎了她的心脉,连我也想不到,自己的掌上有这么惊人的气力。”
  “那么高琳琳呢?”
  “她既不是我的女儿,我那一刻想对她怎么样,当然就可以怎么样了。”
  万钧豪只有叹息,说:“现场好像只有高琳琳一具尸体。”
  高旭昂首仰道:“葛蓉的尸体如果留下,与我原先拟定的雪狼计划,就会有所接触,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种麻烦我能够避免,为什么还要留下?反正她是我老婆,有什么人敢跟我过问?”
  “哇操,你到底将她怎样了?”苟雄不禁好奇的问。
  “要处置一具尸体,好像并不是一件难事,我家後院的池塘很大,里面的金鱼也是很多。”
  万钧豪皱眉说:“你就将尸体放在池塘里吗?”
  高旭得很意的道:“你尽管放心,我从小就教导孩子们,金鱼千万不可吃,自己家里的金鱼,也是养来看来,而不是养来吃的。”
  “嗯,你说话倒也坦白。”
  高旭望著万钧豪说:“你既知道雪狼就是我,这说与不说都没关系,如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