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狗仔艳遇记 >

第11部分

狗仔艳遇记-第11部分

小说: 狗仔艳遇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堂外冰雪严寒,堂内却一室皆春。
  “怎么样,够温暖了吧?里面还有火盆,不管你什么时候来,它始终都暖烘烘。”
  林大鼻好像是这里的常客,也知道的还真不少。
  苟雄并没有回答他,目光落在堂中的一张绣榻上。
  堂内的陈设相当华丽。
  盆盘周围一条“双喜临门”的羊毛地毯,左右四张紫檀香几,几上放置白玉雕成的酒器。
  绣榻有鸳鸯丝被。相思无忧枕。
  要是再多个风情万种的查某(女人),这地方岂非就成了温柔乡?
  “哇操,太可惜了,独缺一个水漂亮的女人!”
  苟雄的目光落在绣榻上,只见上面被枕凌乱,鲜血斑驳,仿佛是曾经出事。
  “万玉珠死在这里?”
  “不错,就是这里!”
  回答的声音,冷酷而且低沉。
  那不是林大鼻的声音,也不是章小三的声音。
  这声音似乎陌生,但又似曾相识。
  苟雄不由循声望去,林大鼻、章小三两个人,也在同时回头。
  食堂外多了一个人,他是这里的老板“姬英俊”。
  姬英俊未问先答道:“昨天傍晚时分,万大小姐来这订水轩,最初我fll还以为,万大爷在这里款待什么人?正斟酌如何调动人手,万大小姐却吩咐下来,说是只她一个人,要过一些酒菜,就将我们所有人支开。”
  “你所谓的我们……”
  “我是指四个小丫环,再加上一个我。”
  姬英俊淡笑道:“万大爷是什么人?他的女儿到这里来,我当然得亲自招呼。
  ”
  “事情发生在什么时候?”
  姬英俊回忆叙述道:“大约是二更天左右,我们正在後面喝酒,外面忽然传来狼嚎,就是这个时候,惨叫声起,我们赶过去一看,才知道发生了命案。”。
  苟雄好奇的问道:“清心食堂昨夜,难道只有她一个女客?”
  姬英俊黯然回答道:“嗯,当我们飞快赶到,还是比雪狼慢一步。”
  “这一次,你指的’我们’是……”
  “任长发、汪永和我三个人。”
  姬英俊又再加说明:“清心食堂里所有的酒,选购处关内、关外,无不是佳酿,供应这些佳酿的就是任长发,他是关内关内知句的酒商。
  江永同样是黄河两岸知名,说到厨房里头本领,真还没几个人,可以跟他相提并论的。”
  “哦?”
  姬英俊浅笑道:“清心食堂不单供应佳酿,而且还供应佳肴。”
  苟雄吞了下口水,道:“哇操,听你这样说,我也有些心动了。”
  “这并非我臭弹(胡吹),就算你问任长发、汪永,他们也不会客气,所以一有空闲我们便凑在一起喝酒。”
  “昨晚有这种闲工夫吗?”
  “有,昨夜相信你已在吉林,昨晚的天气自私样,相信你总该有个印像。”
  “嗯,昨夜那种鬼天气,的确难得有人出门,”苟雄一摆衣襟,似乎又感觉到,昨夜的那一份寒意,遂问道:“那么说,昨夜一共来了多少客人?”
  姬英俊手比一比:“只来了一个。”
  “万玉珠?”
  、姬英俊直接答道:“这如果还有疑问,你并不相信,尽可以去问任长发、汪永,他们两现在就在门外。”
  这句话才说完,门口已出两两个人。
  那两个人的身材,跟林大鼻、章小三几乎一样,不同的是利大鼻、章小三的肌肉还算结实,而那两个人的肌肉,简直就像是豆府做的,一移动就会颤抖半天。
  一个人弄得一手好菜,当然不会亏待自己的嘴巴。
  然一个喜欢酒的人,亦很不少会对不起自己的肚皮。
  这两个人在一起工作,还会瘦下去才是怪火!
  清心食堂的佳酿、佳肴,身为老板的姬英俊,当然也不会错过,而问题是在,年青人总喜欢滞洒点。
  要游洒一点的话,对於自己的身材,就不能够不兼顾一下。
  姬英俊基於此,就只好对不起自己的肚子了。
  他比竟还是一个年青人!
  而且名字特别取了个‘缘头’(英俊)!
  任长发、汪水可没有这种顾虑了。
  两个人昨夜跟姬英俊在一起,姬英俊知道他们当然也知道,姬英俊不知道的,他们似乎也没有知道的道理。
  苟雄一笑摇头,道:“不用了!”
  尽管他说不用了,林大鼻却要,目光自任长发、江永两人脸上扫过,落在姬英俊脸上,忽然问道:“先前,我好像问过你这件事?”
  “嗯!”
  姬英俊爱理不理,漫应了一声。
  林大鼻回忆的道:“你当时一句话也没有说,好像什么也莫“晤”
  “现在,你却说了一大堆话。”
  “乎先你得明白一件事。”
  林大鼻不悦问道:“什么鸟事?”
  “我这个人有一样脾气,就是最讨厌。”姬英俊椰榆道:“说了等於没说,何必要多说那么多?”
  “你这是什么意思?”姬英俊轻蔑的道:“两位大捕头的办事能力,怎么样?
  两位在捕头的心里,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林大鼻红著脸,道:“那现在……”
  “现在苟大侠问我,再说……”姬英俊顿了一下,又说道:“两位大措头当时赶著离开,我就算说了,两位大捕头也没有时间听。”
  林大鼻理由十足道:“我们当时是去找苟大侠。”
  “哦?苟大侠几时开始吃公家饭,替公家办事了?”姬英俊转向苟雄。
  苟雄听得出,所以他没有会声。
  林大鼻好像也听出来,他脸又是一红。
  “两位大捕头,确实走得太急了些I”
  姬英俊这又目光转回,一见林大鼻脸上发红,他的语声就愈发显得得意。
  “我若是那真正的凶手,就算一时疏忽,留下了什么线索,半路上想起,赶回来拿也来得及。”
  话中似乎还有话。
  林大鼻这次就没听出来,他以为姬英俊又在挖苦自己了。
  ”苟雄却听出有弦外之音,试探著问道:“雪狼可是留下了什么线索?”
  “酒菜好不好固然重要,环境也同样重要,环境不好,酒菜再好也没有用。”
  姬英俊一面说,一面缓步踱向了鲜血斑驳的那张绣榻。
  “本食堂酒菜固然注重,环境同样兼顾,一个客人离开,地方就重新收拾一次,所以在这地方留下来的,一定不会是以前客人的东西?”
  姬英俊不答,一欠身,手中已多了一朵红花。
  “这朵花好像是勿忘我。”
  林大鼻抢著道:“没错!如假包换的勿忘我。”
  苟雄眼睛一亮,说道:“咦,花瓣上好像有字。”
  “是‘曼卿’两个字。”姬英俊目光落在花上,又道:“苟大侠看出这朵花,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苟雄沉吟道:“像是送给男人的。”
  “的确,是专门送给男人的。”
  苟雄急燥道:“哇操,那是什么人所有?”
  姬英俊不急不缓的道:“什么人都可以有,就以我们吉林来说,拥有这朵花的人虽然不多,可是呢也不算少。”
  苟雄心中想:“哇操,总算有点眉目了。”
  “苟大侠可曾听过两句话?”
  “哪两句话?”
  g“送君一朵勿忘我,愿你永远记心头。”
  闻言,苟雄摇了摇头。
  “在这之前,苟大侠没有来过吉林?”
  苟雄道:“没有。”
  “这一次来到吉林,想必也是这几天的事?”
  “哇操,你怎么知道?”
  姬英俊似笑非道:“苟大侠如果在吉林有一阵子,就算还没有去过,那风月无边的芬芳花苑,总该也见过两句话嘛!”
  “送君一朵勿忘我,愿您永远记心头?”
  “嗯,这两句话出自芬芳花苑。”
  姬英俊若有所思,道:“只要你在那出手豪阔一些,到你离开的时候,你身边陪侍的姑娘,就一定送你朵写著她名字的花。”
  苟雄半信半疑的道:“哇操,那儿姑娘真这么多情?”
  “假不了!”姬英俊把玩手中的花,又道:“而且据我所知,我们查甫(男人)亦很少人,会将这种花带在身上的。”
  苟雄仔细聆听。
  “有资格到芬芳花苑的男人,十之人九都是有老婆,有老婆的男人,大都染上怕老婆的毛病,把这种花带在身上,无疑就是不打自招。”
  姬英俊咧嘴一笑。
  “有经验的男人都知道,这种不打自招,通常都会引起不良的後果。再说,身上插著这种花,也不见是得怎么光彩的事。”
  “哇操,这么说,勿忘我除了芬芳花苑的姑娘,似乎就只有男人才有。”
  “芬芳花苑也只做男人生意。”
  苟雄纳闷的道:“万玉珠并不是男人,也不是花苑里的姑娘。”
  “所以嘛,这花不是万大小姐的。”姬英俊目光一移,揣测说道:“绣榻上一片凌乱,万大小姐死前,显然跟那只雪狼,有过一番极激烈的挣扎。”
  “也就是说那雪狼身上,有这么一朵勿忘我。”
  “不一定是插在衣襟,或许放在怀里,无意中也会掉下来的。”
  苟雄称许道:“哇操!你不但人长得英俊,话也说得很有道理,我喜欢!”
  姬英俊听了,心里一乐,又道:“要是这样.那只雪狼光顾花苑,可能是这几天的事情,否则的话,似乎没理由还带在身上。”
  苟雄炯炯的目光,一扫林大鼻和章小三。
  “看来,我们要去一趟芬芳花苑了。”
  林大鼻和章小三两个,连点头还来不及,姬英俊那边已经冷笑了一声。
  “嘿嘿,那是你们的事情!总之,我姬英俊应该说的、做了,都已经尽所能及的说了、做了。”
  “两位大捕头以後,最好少给清心食堂麻烦!囚为,我们生意还要做下去,而且我的时间也有限。”
  林大鼻、章小三没有吭声。
  苟雄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又问道“花瓣上真只有‘曼卿!’两个字?”
  “不错”
  姬英俊手中的花,抛向苟雄道:“你可以不信我的话,但总该相信这朵花吧?
  ”
  @“呜……鸣…”
  苟雄将花接在手中,正想说什么,耳边忽然听取了狼嚎声。‘。。fiXgR.?就在这个时候,这种天气下。
  哇操!
  苟雄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
  如果他的耳朵有毛病,其他人的耳一定也有毛病。
  林大鼻、章小三、姬英俊、任长发、汪水五个人,这刹那都怔住在当场。
  狼嚎由堂外传来,不但凄凉而且还很可伯。
  “好像有狼在叫。”林大鼻第一个开口。
  “是什么狼?”
  章小三歪著脑袋,随即问上一句。
  “很像是雪狼!”
  林大鼻脱口一声,面色骤变,拔刀出鞘奔出去。
  章小三的反应,并不在林大鼻之下。
  “哇操,我来也!”
  苟雄当然就更快了,最後一个起步的是他,第一个冲出堂外的也是他。
  哇塞!
  他的人简直就像一支箭,“琳”的射出了堂外,穿过了栏杆,射落在冰封的深潭上。
  一阵风雪,立时扑上他的面庞。
  冷飓飓的北风如刀,乱零零雪花如练。
  在风刀雪练之中,一个孤鹤般的,独立在冰封的潭滨上。
  那个人身著白长衫,就连脸也用白纱蒙著,只露出了一只眼睛。
  他那只眼睛内亮税利!
  比雪练还阐高,比风刀还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