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狗仔艳遇记 >

第1部分

狗仔艳遇记-第1部分

小说: 狗仔艳遇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更多更新免费电子书请关注



  
内容提要
 
  苟雄双亲乃是长白山上采参客,一日苟雄外出钓鱼,双亲被人惨杀,临死之前,父亲告诉荷雄杀人者乃是独眼刁,苟雄发誓要报仇。
  少女金花和金喇叭经过苟雄屋外,苟雄拜金花为师,金喇叭不同意,不过金喇叭让苟雄学著劈柴、喝酒、赌博。
  经过金花和金喇叭的特殊调教,苟雄凭著一把柴刀开始闯荡江湖,许多少女被奸杀,作案者雪狼。
  苟雄追踪雪狼,在生死边缘,得到金花的有力支持,苟雄血染柴刀,诛杀了独眼刁。 





  
第一章 深女冰天捕紫貂
 
  已经是中午了,虽然在冰天雪地,也因为承受的日光,透露出几分暖意。
  “啾啾啾!”
  几只小鸟,弹落了枝头上的积雪,一片片的飘落。
  一栋埋藏在厚雪下的木屋,开了扇门,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伸出头向外探看之後,用铁锹铲去门前之积雪,然後悄悄溜出门外。
  他脚下穿著厚厚的乌拉,这是“东北三宝”之一,厚厚的皮毛上衣,敞开著领口,露著结实的肌肉,他手里提著木桶,及一把生锈的大柴刀。
  “阿雄,不要走远了。”
  就在他离开木屋时,屋里有一个女人声音喊著。“阿雄。”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
  无论姓赵、姓钱、姓孙,姓周、姓吴、姓郑、姓王—….无论在山东、山西、湖南、湖北、甚至是在香港、台湾。
  肯定的说一句,一定有人叫阿雄!
  在许许多多的阿雄里,有人默默地、平凡的渡过一生。
  但也有不少的阿雄,他们一生中充满了传奇色彩,别人一辈子连做梦都碰不到的事,他可能在一年中遇上好几次。
  现在,我们要说的这个人,也姓“苟”,名字也叫阿雄。
  “老妈,别担心,我就在前边小河上。”
  苟雄他应了声,像一头雄健的豹子,纵跃过雪地,向前奔去,对覆盖在雪下的丘陵路径,熟悉得连看也不用看。
  这是在长白山上,此山是东北主要山岭,横亘辽、吉,二省东甫部是松花、圆们、鸭绿三江的分水岭。
  这三江皆导源於,长白山的高峰之上。
  其主峰矗立山脉东端,古名为“不成山”,又简称“白山”,海拔三千多公尺,山顶终年积雪,丛林茂密,人迹罕至,绝顶之上有天池。
  据说,是古代火山的喷火口。
  这条山脉,好似一道高耸巍峨屏障,婉延而又绵长,山中全为原始森林,里面陷藏著无数珍奇异兽。
  东北人视这道山脉为“宝山”,经常谈论著有关山脉中古老的传说。
  苟雄丰盈雪的山角,直奔过去,停留在一块平坦的雪地上.把水桶放在一边,用铁锹开始挖地上的冰。”
  良久,苟雄挖起一块冰屑。
  他脱下皮毛的上衣,头上冒著蒸蒸的汗珠,袖子挽得高高的,看起来浑身是劲儿。
  苟雄挖得很深,下边是冰,似乎大地的深处,除了冰以外.没其他的东西。
  他不断往下挖著,一下下了没有偷懒。
  “咚!”的一声。
  忽然,从冰下激起水花。
  “嘿嘿!”
  苟雄咧开了大嘴,兴奋、喜悦的笑了。
  他从冰下打一桶水上来,洗洗额角上的汗水,众口袋里掏出钓鱼的线,含笑的装上饵,小心的垂进冰下的溪水里,充满希望的期待著。
  一次又一次,他满怀兴奋提起的钓线。
  可是,一次又一次,带给他同样的失望。
  “哇操!真是衰!(倒霉)!”
  连饵也被吃光了,苟雄又装上,他微笑的脸上充份显示出信心。
  “哟呵…”
  终於,他惊喜的叫起来,细细的线,钓起了一条约一尺来长的鲤鱼。
  鲤鱼在冰床上跳著,苟雄傻傻的笑著,一双大大的眼睛,瞪著那条挣扎的鲤鱼。
  “哇操,赞!”
  他立刻取下鲤鱼,重新装上饵,要垂下冰洞时,忽然笑不出来。
  不知从何处传来:“嘀哒,嘀哒……之声。”
  苟雄惊惶的眼神,不住的向四周打量著。
  是一种声音惊动了他!
  这种声音,在冰雪的山林里是稀有的,苟雄却分辨得出来,是马蹄的铁,踏著清脆的冰地的声响。
  “嘀哒,嘀哒…”
  啼声越来越近,苟雄不由站起身来。
  一箭远的山头上,出现了三条人影,他们正策马急奔,马鼻孔里喘著白白的雾气。
  三个人向葡雄望著,驰马从山头奔下来。
  瞬间,他们已经到了河岸边。
  苟雄手里拉著钓鱼的线,用脚踏著钓上来的那条鱼,惊疑的望著三名马上客。
  一外独眼的魁梧汉,摘下头上的四块瓦帽子,扇著风,向葡雄问道:“小兄弟,这里就是白头山麓吧?”
  苟雄不答反问道:“我们要找谁?”
  他看到独眼汉,满腮的虬髯,一脸的凶相,心里直犯前哈,眼睛不禁朝地上铁锹看。
  哇操!万一有什么,就给他一铁锹。
  独眼汉子回答道:“我们是来采参的。”
  苟雄这才道:“采参的有很多家,我们找那一家?”
  “听说他姓‘苟’。”
  苟雄怀疑道:“苟什么?”
  “苟旦!”
  苟雄打量著三个人,昂首答道:“那是我老爸,我们找他干什么?”
  独眼汉子朝一个瘦鬼,说道:“马猴,你来告诉他!”
  瘦鬼就了税嘴唇,向苟雄解释道:“小朋友,咱们是参得来8的,听说你老爸这趟采到‘棒锤’了,怕他开春出手给别人,特意来给他订货的。,”
  他说话的声音又粗又哑。
  人参、貂皮、乌拉草,是“东北三宝”。
  而三宝中的人参,以全世界而言,吉林省山脉中生产者为最佳。
  日本、韩国、南美州等处所产,那此我国吉林省要逊色许多。
  “人参”是一种草本植物,生长於深山丛林之中,它在所有的植物当中,是最富於滋补的一种,吃了它虽然不能起死回生,可是却能延年益寿。
  东北每植开春时切,入山参的人成群结伙,这是一椿发大财的勾当。
  关於,东北人入山采参的奇谈很多,通常入山采参者,多是空手而归,真能采到“人参”的寥寥无几。
  成熟了的“人参”是全身、全须,全叶、全技,真就像一个人形般,十分昂贵,当地人都称它叫“棒锤”。
  苟雄见过不少的参的人前来订货,不过,都出不到价钱,据他老爷说,这趟采到“棒锤”,可以卖很高的价钱。
  “多高啊?”
  他记得自己曾经问过老爸。
  苟旦打心底得意的笑著,告诉他:“阿雄,这一趟下了白头山,以後咱们再也不用到这冰天雪地的鬼地方,来吃苦受罪了。”
  他希望这三个人,是出得起价钱的凯子。
  苟雄转身一指,道:“拐过了那边,有一栋小木屋就是啦!”
  马猴哈喝另一个四十来岁,皮肤黝黑,身材结实的汉子,道:“黑狗,你的鼻子管用,你走在前面给当家的带路。”
  苟雄鸡婆说道:“雪下有山沟,顺著我的脚印走,包你们安然找到小木屋。”
  黑狗“哈哈”大笑,开怀道:.‘小朋友,忙你的吧!我来白头山采参时,你还没有出娘胎呢!”
  “嘀哒,嘀哒……”
  言讫,他驰马而去。
  那爽朗的笑声,还回汤在空旷的山野里。
  “哇操,我右眼皮怎么跳起来了?”
  直到看不见三个人的影子,他心里忽然不安起来,那三个人的容貌、举止,清晰的印在他的脑海里。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哇操,不行,我得赶回去瞧瞧!”
  苟雄要立刻赶回去,他拉起垂在冰河下的钓钩。
  忽然,手上感到沉甸的,一种有力的挣扎,很快震憾了他的心。
  “哇操又钓到!”
  他拉起第二条鱼,比那条鲤鱼还要肥壮。
  登时,忘记了那三名参客的事。
  银白色的雪,覆盖了整个大地。
  阳光带给人温暖,也带给人生气。
  苟旦站在木屋门口,晒著温暖的太用。届憬著未来的幸福生活。
  采参者最高兴的梦想。他现在已经实现了。
  苟旦不会轻易脱手,因为那一只棒锤,是他们一家的希望。
  他知道棒锤若拿到“长春”去。知名的参行,都会来找他收购。
  因此,苟量不想在这里脱手,反正已经苦过几十年,又何必在乎到明春呢?
  “嘀哒,嘀哒……”
  三匹马向木屋前下马,独眼汉子扬声道:“喂!你就是苟旦苟爷吗?”
  苟旦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独眼汉回答道:“我们是参行来的,这趟路真是苦,进去说吧!先弄碗水来喝喝呀!”
  他们三个人反客为主的不请自入。
  苟旦也跟著进去,又问:“我们是收买参的?”
  独眼汉子脸上带著一丝笑意,沉声说道:“不买!我们从来不买任何东西,我来替你引见引见,马猴黑狗他们都是我的好兄弟。”
  苟旦见他们说话,根本不像生意中人,心里有点不高兴。
  “那你呢?”
  “独眼刁。”
  “嘎!独眼刁。”
  苟旦曾去过长春,虽然没遇上,却也听说过,胡匪里头有那么一个独眼刁。
  “久仰大名!不过,我做这个辛苦买卖,没有各位要的东西。”
  “谁说没有?”
  苟旦怯惧的说道:“你们知道,冰天雪地里不出参。”
  独眼刁摸摸腮胡子,道:“我们不出参。”
  苟旦不解的问道:“不要参,你们要什么呢?”
  独眼刁笑答道:“要你的采参图。”
  “嘎!”
  苟旦神色惊惶的,望向屋顶的墙角,独眼刁暗中已注意到。
  “哼!”他不由冷冷一笑,道:“我看还是我自己拿吧!别劳驾你老大了。”
  言讫,独眼刁往墙角里走。
  苟旦既愤怒,又惊惶的喝道:“你想干什么?”
  “乒乒乓乓!”
  他赶上去拦阻,被黑狗伸手扯著,轻轻一带,摔在屋角里,撞倒了屋里的桌椅。
  “哎……哟!”
  他要挣扎爬起时,马猴、黑狗已经拔出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阿雄他爹,你在做什么呀?”
  苟旦的妻子被这阵响声,惊吓得从屋後的小门,慌慌张张的冲进来。
  一看此景,她惊得呆住了!
  独眼刁取出那张采参图,展开一看,得意的放声狂笑。
  “哈哈..”
  “强盗、土匪……”
  苟旦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抢,黑狗挥刀自他身後砍去。
  “啊!”
  苟旦惨叫一声,扑倒在地上。
  他的妻子扑上去,放声喊道:“阿雄,快来呀!你爹被人杀了......”
  马猴去搂住那女人,捂著她的嘴,阻止她喊出声。
  可是,她见到自己的丈夫,倒地血泊里,像发了疯似的,谁又能拦阻得了?
  马猴把她推倒在地,用手掀起衣角,“咧”的一声,她感觉肚兜被撕裂。
  “杀了我,杀了我……”
  那女人大叫。
  马猴一面脱她裤子,一面色眼淫笑道:“别催呀!我会‘杀’你的,嘻嘻……
  ”
  她的双手及双脚,被压得无法动弹,仅能的是摇头喊叫。
  “不不要……”
  丈夫已遭到杀害,自己又将遭辱,此刻的她,整个人都快疯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