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梦回明朝 >

第9部分

梦回明朝-第9部分

小说: 梦回明朝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叶枫看了一下表,说:“不了,我明天还有工作。” 

  出了餐厅,言素要去搭公车,叶枫说夜色已晚,怕她一个女孩子不安全,便又驾车送她回学校。学校门口,两人握手告别,言素说:“我如果有事,可以到你单位找你吗?” 

  叶枫想了想,说:“可以,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我也给你这个大学生当当向导,参观参观政府机关。” 

  言素笑道:“也好,说不定毕业后我们还能当上同事,先去熟悉一下环境。” 

  两人相觑一笑,然后叶枫说该走了,言素点了点头,一直目送他走远才进了学校。 

  11 

  叶枫今天有些心神不定。拿错了档案,还打翻了水杯,徐非忍不住打趣:“叶队你这么快手脚就不灵活啦。”换来叶枫一记凌厉的手刀。 

  回了办公室,打开电脑,调出档案,不到一分钟他就看不下去,烦躁地拿出口袋里的烟,这时候才发现以前一天一包的习惯自从阿朱来到后就改变了,口袋里的这包烟还是昨天剩下的。 

  想到阿朱,叶枫不由得想发笑,几天前为他买肯德基的时候,特意挑了儿童套餐,因为配送的玩具是一只翘翘板,很可爱,他原本打算自己收藏,没想到阿朱看了爱不释手,虽然脸上不露声色,但叶枫好歹是当了几年刑警的人,这点心思自然逃不过他的眼,想了想便大方相赠。阿朱刚开始有些窘,之后就默默收下。 

  迷一样的男人。叶枫想,这个男人有时候像历尽世间沧桑,有时候却又像刚出生的幼儿对这世界一无所知,一个充满着矛盾的男人,叶枫能感觉到他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高傲,但不经意间流露的凄楚和无助却又轻易撼动人心,无法控制地,他对这个男人的身份越来越好奇了。 

  手机陡然响了起来,叶枫反应过来发现烟盒还被捏在自己手里,随意扔到了一边,他接下电话:“喂?” 

  “叶枫,是我。”电话一头传来言素明快的声音。 

  叶枫倒也不是很吃惊,自从上次一餐后,他们也通过几次电话,偶尔也发发短信,彼此说来也不算陌生,他很快笑道:“看来你心情很好。” 

  言素笑笑:“逃不过你们刑警的耳朵。”顿了顿,又说:“我现在在你们单位附近,能过来找你吗?” 

  叶枫抬腕看表,凑巧也接近午休时间了,便对言素说:“行,你过来吧,我请你吃公家饭。” 

  言素开起玩笑:“我还以为你会请我上馆子。” 

  叶枫也笑了,说:“我们饭堂厨子的手艺一流,外面馆子还赶不上呢。 

  言素笑着说:“那好啊,我大概二十分钟就到,你在门口等我?” 

  叶枫应下便挂了电话,忽然心念一动,打了电话回家,响了很久无人接听直接进入留言信箱,他觉得也没什么要特别交代的就挂了电话。眼角瞥到一旁的烟盒,拿到手里掂了掂,至少还有四、五根,不知为何,随手就扔进了垃圾桶。 

  十分钟后,叶枫离开办公室,准备到门口去接言素。站在电梯前,他越发感到心神不宁,眉头不自觉地收了起来,摸出口袋里的手机却不知道想给谁打电话。 

  这时候电梯“叮”地一下到了,门一开,虎子冲了出来,没预防地撞上他,待看清楚了就叫道:“叶队,你家起火了!” 

  叶枫心脏猛地一阵收缩,推开虎子冲进了电梯,一路飙车回到了家。 

  他家楼下围满了人,他认出很多是同楼的住户,消防车正朝起火的楼层喷水,他抬头一看,正是他的公寓。暗自镇定,他开始在人群中寻找阿朱的脸。 

  没有!阿朱不在!叶枫几乎不敢相信,又重新寻找了一遍,还是没有。火势还没有被控制住,虽然没有快速蔓延,但情况并不是很乐观。他想到阿朱一定还在房子里,忽然不管不顾地冲进了火场,任后面的消防队员爆发出一句怒骂。 

  叶枫一路上楼,楼梯上有很多人逃生时落下的东西,他一面避开一面用手掩住口鼻,庆幸的是,这一路上来只有滚滚浓烟,火势还没有蔓延到楼梯。终于到了5楼,他站在楼梯口,看着自己的公寓门口,有一瞬间的空白。很明显火源就是他家,铁门被烈火包围,几乎就要蔓延到邻近那一户人家的门。 

  叶枫省过神来,反身冲回楼下,到4楼一户匆忙中没有关门的房子里将自己全身弄湿,出门口时看到沙发上一条披肩,也将它弄湿了披在头上,然后迅速地跑上5楼,一口气冲到公寓门前用脚去踹门。 

  第一次没有成功,火星差点就沾上他的裤脚,他又踹了一脚,看到门锁已经松动,他将身体包在披肩中撞开了门。 

  门内也是火光四现,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叶枫放声大喊:“阿朱!阿朱你在不在!应我一声!”他踢开脚边一团燃烧的物体,在浓烟中极力寻找阿朱,有种强烈的感觉告诉他,阿朱就在这房子里! 

  “阿朱!你回答我!”叶枫受不住又喊了一声,越来越浓的烟熏得他眼睛生痛,几乎要流下泪水,这时候一声极轻微的咳嗽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寻声望去,模模糊糊中他告诉自己就是阿朱。 

  “阿朱!”他喊着冲了过去。 

  果然就是阿朱,他靠着墙角,意识已经不太清晰,被叶枫一喊,恍恍惚惚睁开眼,看到这张熟悉的脸,他先是不确定,伸出手摸了摸,倏地睁大了眼将叶枫推开,嘴张了张喊出一声:“你走!” 

  这是叶枫第二次听到阿朱开口,对他的话有些不明所以,说:“我们一块儿走!”说着,便要将阿朱拉起身。 

  阿朱甩开他的手,说:“你不要理我,你自己走!” 

  叶枫立刻就被他激怒了,抓住他的手腕问:“你想死?这火是你放的?” 

  阿朱一边挣扎一边说:“我本来就是个死人,你别管我了,走吧。”说完,泪水从眼里流了出来。 

  叶枫认定这场火是阿朱放的,心里更是气愤,伸手给了他一巴掌,骂道:“你这个疯子!”而后又左右开弓再给了两巴,打得阿朱的嘴角渗出了血丝,血跟泪水和在一起,与那张脸上的绝望结合,显得惊心悚目。 

  叶枫已经彻底愤怒了:“你如果想死,当初为什么要向我求救?你如果想死,你当初就应该一墙撞死而不是撞到我身上!” 

  阿朱身体抖了一下,泪水掉得更凶,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叶枫的手几乎要捏碎他的手骨,他咬牙切齿地说:“你这条命是我捡回来的,那就是我的,你没有资格自行了断!” 

  “我没有资格自行了断……”阿朱重复着叶枫的话,声音却是无力的。 

  “对!你没有资格!”叶枫告诉他,然后架起他的手,将他的身体也包进披肩中,搀着他缓缓走出火场,最终出现在消防队员的面前。 

  消防队的人本来还想责骂叶枫不要命的行动,见他救了人出来便急忙叫来救护车,将两个人一同送进了医院。 

  一个小时以后,叶枫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由于防护措施做得好,身上倒没有什么伤,简单上了点药后医生就放人了。阿朱因为吸入了大量浓烟,在救护车上就晕了过去,经过抢救后就被送入病房,医生建议留院查看。 

  叶枫为他办了住院手续,护士告诉他病人已经苏醒,问他要不要去看看,叶枫一想到是阿朱放的火,就觉得这是活该,拜托护士好好照顾就离开了医院。 

  出了医院,叶枫直接回到单位,身上的衣服又焦又黑,一进办公室就引起哗然。他心情本就不好,凌厉双眼一挑,大家便都假装看不见,低下头去工作。好在叶枫办公室里有套备用的衣服,简单擦洗一下便换上,这时候徐非敲门进来。 

  “家里怎么样?”徐非坐在他对面,问。 

  叶枫拿起电话,说:“我正要打电话到消防局。”然后手指灵快地按下号码,等了一会儿就有人接听,叶枫将情况大概说了一下,随后静静听对方说完,不时应上几声,几分钟后,叶枫向对方道谢,挂上了电话。 

  面对徐非焦急的表情,叶枫苦笑了一下:“火已经被扑灭了,不过我那套房子烧得严重,暂时是不能住人了。” 

  徐非知道他那套房子是他父亲留下的,也为他可惜,说:“别担心,我有个堂哥是搞装修的,我去找他帮忙,一定让你的房子比以前还漂亮。” 

  叶枫疲倦的脸上露出笑意:“谢谢,过几日再打算吧。” 

  徐非建议道:“你到我家先住几天吧,我弟的房间可以借你。” 

  叶枫想到阿朱暂时还得住院,便同意应了下来。 

  徐非这时候才想到说:“你家怎么起火了?” 

  叶枫的脸阴沉下来,说:“有人蓄意纵火。” 

  “谁?” 

  “还不知道,消防局的人说现场有汽油的痕迹,猜测是有人在门口泼了汽油,然后点的火。”叶枫说完,心里感到有些内疚,这场火并不是阿朱放的,他人在屋内,又怎么在门口放火呢?他误会阿朱了。想到这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站起身对徐非说:“这不是一般的纵火案,我怀疑是马国良派人干的,他想给我一个警告。” 

  徐非点点头,说:“这个可能性很大。”见叶枫往门口走,便问:“叶队你上哪?” 

  叶枫说:“我到医院去看看阿朱。” 

  徐非上前为他打开门,取笑道:“你就这么离不开他啊,宠得跟情人似的。” 

  叶枫被他这句玩笑话点了一下,僵着笑说:“嘴里别不干不净的。”然后看了徐非一眼,有些心虚地快步离开。 

  阿朱被安排在大众病房,这里虽然有八张床,但是因为病人少,倒也显得冷冷清清。叶枫进门看到阿朱背着他躺在床上,身影那么孤单,心里像被拧了一下,他走到床前,酝酿了片刻才轻声问:“你没事吧?” 

  阿朱听到声音转过身来,两只无神的眼睛眨了眨,像是在认清叶枫。 

  叶枫瞥到他嘴角的红肿,有些尴尬地轻咳一下,拉了把椅子在他面前坐下,说:“你在这住几天,身体好了我来接你出院。” 

  阿朱的眼睛有了光泽,那里面映着叶枫有些坐立不安的脸。 

  叶枫被看得难受,又不想去提打阿朱这件事,沉默了一会儿就站起身,勉强笑了笑说:“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阿朱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轻轻说了声:“谢谢你。”声音因为长时间的禁闭而有些嘶哑,但其中的真挚却是实在的。 

  不知道为什么,叶枫感觉阿朱的掌心很热,这热度让他一阵恍惚,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去回应的,回过神来,他已经坐在桑塔纳小车里。 

  12 

  叶枫回到单位,门口的警卫留住了他,从值班室里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递到他面前,说:“刚才有个女孩子一直在等你,等了一个多小时,你前两次走得匆忙,我没叫住你,这回好了,终于完成任务了。” 

  “这是什么?”叶枫接过盒子,不解地问。 

  “那个女孩子拜托我一定要交到你手上的。” 

  叶枫向他道了谢,一路走一路拆开包装,里面是一个长方形盒子,打开一看,一支精美而简洁的黑色钢笔横卧在盒子中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