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梦回明朝 >

第18部分

梦回明朝-第18部分

小说: 梦回明朝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桓隽郊牡胤剑掷溆秩鹊哪咽芗耍伤钩樽叛蹋袷遣皇苡跋臁!

  他虽然也料到阿朱不会来上班,但还是不死心想来看看。阿朱现在是住在哪里呢?那个叫连凯的人那里?会不会就是马国良的地盘?叶枫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对毒品还懵懂不知的阿朱被马国良拉下了水。如果阿朱真的跟贩毒集团扯上了关系,他是绝对不能原谅自己的。要是自己当时能装傻相信他的话就好了,也不至于弄到现在这个局面。 

  手机铃声欢快地响了起来,沉思中的叶枫手一抖,烟灰掉在了窗外,他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言素,清了清嗓子才接下电话。 

  “叶枫,你怎么请假了?”言素的声音有些着急。 

  叶枫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言素支吾着说:“早上打电话到你办公室去,你办公室里的人跟我说的。” 

  “哦。”他随便找了个借口说,“我没事,早上睡过头了,一看都迟到了就干脆请了假,下午就去上班。” 

  言素沉默了一会儿,问:“你真的没事?” 

  叶枫说:“没事,我一会儿再找你吧,就这样。” 

  挂了电话,他又觉得自己过分了些,对言素的态度太过冷淡,拿了手机发过去一条短信:我这两天有点烦,心情不是很好,你别生气。 

  言素也发过来一条短信:没关系,你别累着自己。 

  叶枫觉得窝心,有个人这样关心着自己真好。他关上车窗,闭目养神了一会儿才开了车往单位去。 

  到了单位正好赶上饭堂供应午饭,叶枫是吃好了才回的办公室。徐非见到他,中断了跟其他队员的交谈,跟进了办公室,叶枫苦笑一下,心里已经有了些底。 

  关好门,徐非坐到他对面,一声不吭地看着他,叶枫勉强笑了笑,说:“你干嘛?” 

  徐非严肃地说:“你不觉得应该好好谈谈关于昨天的那些照片?” 

  叶枫拿出了烟,自己抽了一根再递给徐非,徐非摇了摇头,他就自己点上,缓缓地说:“徐非,我就一句话,我相信阿朱。”可这句话来得太晚。 

  徐非纠紧了眉头,不解地问:“你凭什么相信一个认识不到半年的男人?” 

  叶枫吐出一口烟,朦朦胧胧的看不清表情,他说:“有些事是没法说的,但是我现在相信他,他不是马国良安在我身边的卧底。” 

  徐非追问:“那近几次行动的失败是为什么?如果没人泄露情报,不可能次次扑空。” 

  叶枫其实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他说:“那也不能说就是阿朱干的,他又没整天跟在我身边,我有什么行动他怎么会知道。” 

  徐非哼了一声:“你要袒护他也别耍弄我,你难道还不知道世上有种东西叫窃听器?谁知道他在你身上什么地方安了那玩意儿。” 

  这也是叶枫起初的想法,但现在已经被推翻了,一个古代的皇帝要能懂啥叫窃听器,那才新鲜呢!他摇摇头,说:“这是不可能的事。” 

  徐非腾地冒起了火,说:“你一口一句相信和不可能,到底那男人是用什么迷惑了你?让你分不清黑白!” 

  叶枫的脸也沉了下来,口气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没有分不清黑白,我清楚得很,阿朱绝对不可能是卧底,这是不争的事实!”看着徐非被怒火涨得通红的脸,他叹了口气,缓和了语气说:“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解释清楚,但你相信我,昨天晚上我的确已经调查清楚了,阿朱不会是卧底。” 

  徐非不死心,他说:“那好,你让我见见他,我有问题要问。” 

  叶枫顿了一下,说:“他离开了。” 

  徐非吃惊地睁大了眼,不相信叶枫居然这样做,他指责道:“你居然把一个嫌疑犯放走?你到底有没有想过后果?” 

  叶枫心中早就后悔不已,但不是因为徐非说的这个原因,他浅浅地蹙了眉,低下头将烟蒂扔进烟灰缸的同时说:“我当时有点蒙,不知道怎么的就让他走了。” 

  徐非见叶枫说得恳切,以为他在为放走阿朱而自责,说话也不再咄咄逼人,摊了双手无奈地问:“那现在怎么办?什么线索都没有了。” 

  叶枫扬了扬头,说:“我决定再去找一回马国良。”他不否认他有私心想去看看阿朱是否在他那里。 

  徐非提出重要的一点:“他都不知道回来没有,况且他有心避开我们,我们也没办法。” 

  叶枫说:“这回我们上他家蹲点去,那老狐狸估计回来了,可没回娱乐城,怕我们找上门呢!” 

  这个主意徐非也赞同,当天下午他们就去了一趟马国良的家。应门是的佣人,叶枫他们表明了身份才进入了屋子。 

  这房子是栋三层别墅,豪华的装饰,名贵的家具,浮华而奢靡。徐非向佣人问话,叶枫就四处转着,很明显马国良还没有回来,推测的失误让他感到有些挫败。出了别墅,叶枫去了一趟车库,回来后若有所思。 

  上了车后,徐非问:“有什么发现?” 

  叶枫透过车窗盯着车库的方向,斩钉截铁地说:“马国良一定回来了。” 

  “怎么说?” 

  “车库里有只行李箱,上面贴了张托运的标签,是从香港来的,日期是两天前。” 

  徐非先是大喜,然后是疑惑:“那他怎么知道我们会来找他?” 

  叶枫同样沉思这个问题,这只能说明内鬼还存在他们之间,他从怀里掏出笔来,从车屉里拿出一本笔记本,将一些问题列了下来,然后递给徐非看。 

  徐非看了一下,说:“还应该加上一点。”他夺过叶枫的笔在上面写下——阿朱的身份,他解释说:“我知道你相信他,但他还是存在疑点。” 

  叶枫心里有数,没有说什么,将笔记本拿回来看了看才放回车屉里。 

  这时候徐非惊讶地大叫:“呀,这笔是派克呢!” 

  叶枫接了过来,淡淡地说:“是言素送的。” 

  徐非无不羡慕地说:“嫂子真好,这笔少说也得几百块钱,上回我和林芳出去的时候看见过,她就没想着送支给我。” 

  叶枫笑了笑,看着那笔若有所思。 

  22 

  阿朱跟连凯回了他的住处。 

  花园小区里的高楼,连凯住在22楼,进电梯的时候,阿朱吃了一惊,还以为进了铁皮笼子。连凯的房子比叶枫以前的房子还大,而且豪华多了,连电视屏幕都是叶枫家的两倍。 

  连凯恭敬地把阿朱请进了房子,阿朱坐在真皮沙发上,喝着连凯端来的茶,这茶是上好的雨前毛尖,比起宫里的是差了些,但毕竟现在身份不同了,自然不会去挑剔。而连凯这个房子主人倒立在一旁,恭顺地低着头。 

  阿朱喝过茶,将茶杯轻轻放在玻璃茶几上,他清了清嗓子,说:“你这宅邸倒是宽敞。” 

  连凯连忙说:“这是给皇上你准备的。” 

  阿朱暗自好笑,问他:“你哪来这么大的房子?” 

  连凯自然不会有所欺瞒:“这是我的恩人给我的。” 

  阿朱眉头一皱,问:“是那个叫马国良的?” 

  “是的。” 

  阿朱语重心长地说:“我听叶枫说这人在干些见不得人的事,你跟着他,我觉得不妥,而且他给你这么大一房子,一定有所求。” 

  连凯不以为然:“他所要求的不过是些小事,我轻易便能做到。” 

  阿朱有了不好的预感,问:“他让你干过什么了?” 

  连凯轻松一笑,说:“只是杀一个人,简单得很。” 

  “什么!”阿朱吃了一惊,说:“你怎么可以杀人!” 

  连凯不解:“当杀手也是个不错的行当啊。” 

  阿朱哑然,叹了气说:“你不懂,在这世代杀人是要偿命的,不像我们那会儿,逃过官府追究就行的。”这些都是阿朱从电视上看来的,有些也是叶枫告诉他的,他不禁暗叹这世代的法制机构真是严密。 

  连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口气:“我的功夫在这没人抵得上,他们想抓我是不可能的。” 

  阿朱说:“那你见过手枪没有?那可比暗器快多了。” 

  连凯安慰他说:“我见过,而且研究了一下,速度是比一般暗器快,但要接住还是没问题的。” 

  阿朱也不好再说什么,连凯的功夫的确是出神入化的,不然也不会坐到御前侍卫这个让人眼红的位置。但是让连凯跟着那个马国良,他心下免不了有些担忧,嘱咐他说:“你还是另谋一条生路吧,别跟着那马国良做事。” 

  连凯似乎有些为难,但是皇帝金口一开,他哪里有胆子拒绝,只好说“是”。 

  阿朱看了墙上的钟一眼,说:“我也该去工作了,可是这边我不识路,你送我过去吧。” 

  连凯坚决地说:“皇上你不需要去做这些事,我能养活你。” 

  阿朱不同意,他好不容易能够自力更生,过平凡的生活,自然也是据理力争:“我不需要人养活,我自己能行。再说了,你要当我是主子,自然是我这主子养活你,你以后就不用再跟着马国良,他虽然救了你,但也利用过你了,你的恩就算报了,这房子退还给他,我们另外找一间去。” 

  连凯忍不住问:“皇上你每个月能挣多少?” 

  阿朱一笑,带些得意,伸出五根手指:“五百。” 

  连凯牵强附会:“皇上真厉害。”心里却忍不住叹气,这点钱别说住,就是吃也不够,况且还是两个人的份,最重要的是这钱是无论如何不够他们的大计的。 

  阿朱摆摆手,说:“奉承话就少说了,送我过去吧。” 

  连凯实在不想让阿朱劳碌,便想了个借口说:“我怕现在去不好,那个警察一定还不死心,你一出现他肯定要抓你,要是伤了你可怎么好?” 

  想到叶枫,阿朱本还有些高昂的情绪顿时跌宕到谷底,俊容上一片无奈,说的也是,他还未想好怎么去面对叶枫呢,他可再也受不了叶枫的冷言冷语,那份难受不仅仅是屈辱,还有怎么也说不清的揪心。 

  既然不用去工作,阿朱也没必要硬撑,一夜未眠早让眼眶下显出了青色,他说:“那我就休息一天好了,反正这会儿也困了。” 

  连凯急忙领阿朱去了最大的房间,那房间的一切都是崭新的,他从搬进来后就一直准备好要给阿朱来住的。房里那床不比龙塌小,阿朱看了一眼,免不了想起叶枫宿舍里那张狭小的床,他似乎已经习惯身边有另一个人的呼吸和体温,这让他感到安心。 

  可惜…… 

  阿朱暗恼自己的念头,“可惜”二字就像是他多么眷恋叶枫的温暖似的,大概是自己太依赖叶枫了,这不应该,不说他们现在已经没有瓜葛,就算有,他皇帝的尊严也不允许自己这么窝囊。 

  他困了乏了,疲倦地躺到了床上,临睡前还是很尽职地打了个电话向王姨请假,这才安安稳稳睡去。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暗了,阿朱起床的时候差点认不清自己身在何方,等到脑子清醒了,才想起这是连凯的住处。 

  连凯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在门外恭敬地说:“皇上,晚膳已经备好了。” 

  阿朱哭笑不得,这连凯还是满嘴宫里的词,这都什么世代了,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