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鸟电子书 > 武侠修真电子书 > 梦回明朝 >

第16部分

梦回明朝-第16部分

小说: 梦回明朝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想不起来。从照片来看,很明显长发男人对英俊男子很恭敬,立在一旁低着头听他讲话。徐非再细看,发现照片里的背景很熟悉,脑中一动,想到这是公安宿舍附近,他抬了头看叶枫,叶枫也在看他。 

  徐非了然地问:“你怎么看?” 

  叶枫将照片整理好放进了纸袋,沉着气说:“我明天给你一个交代。” 

  虎子不明白他们之间的对话,见叶枫面色阴沉,他不敢去问,只好悄悄拉了拉徐非的衣袖问:“怎么了?照片有什么问题?”虎子没有认出阿朱,毕竟照片上笑得云淡风轻的男人跟那个叶枫带回办公室的一头乱发的神经病男子几乎判若两人。 

  徐非看了叶枫一眼,拍着虎子的头说:“没有问题。” 

  叶枫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迫不及待地带上照片回了家。路上冲了红灯他也不管,车子在笔直的马路上如离弦的箭一般前进,险些造成车祸。 

  等到车子停在了小区口,他才喘了口气冷静下来。手摸到口袋里才想起自己的烟已经抽完了,他靠在椅背上,脑中思绪翻滚,心里有种被欺骗的痛感。 

  阿朱原来并不简单! 

  叶枫冷静地思考,这个男人的确太神秘了,出现在他身边的时机也太巧了,难怪他有时候表现得那么正常,原来他根本就没有疯!他是卧底,是在他身边套取情报的。那双纯净的眼睛背后隐藏的是一个邪恶的阴谋! 

  叶枫的心里像被灌入了冷风,他捏着拳头砸在方向盘上:“该死!”那震耳欲聋的喇叭声吓坏了几个路人。 

  他想起阿朱的无知,他曾经觉得这样的男人有些可爱,但是现在只觉得一阵寒心和厌恶,一切都是假的,不过是为了骗取他的同情和信任!他甚至让自己莫名其妙、不受控制地…… 

  叶枫拒绝去想那个结果,他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给言素,压制自己的怒气温柔地对她说:“我今天有工作,不能去接你了,自己去吃饭吧。”是的,只有这个女孩才是自己正确的选择,她的善良可爱才真正让他感到温心。 

  言素大方地说没关系,并嘱咐叶枫工作归工作,要记得按时吃饭。 

  关怀的话让叶枫冷冷的心扉暖了起来,他笑着挂了电话,唇边的弧度却在看到车窗外的人而硬生生抿成了冷冽的直线。 

  阿朱有些尴尬地笑着,说:“你今天回来得好早。” 

  叶枫冷冷地看着他,开了车门下车来,看阿朱的眼神表面上是无情,可实际上眼神深处却藏着复杂的情愫,他开门见山地问:“你到底是谁?” 

  阿朱愣了一下,露出淡淡的笑容,说:“叶枫你怎么了?我是阿朱啊。” 

  叶枫的心又感到了痛感,他咬着牙说:“你不用再掩饰了,我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 

  阿朱以为叶枫知道的是他皇帝的身份,脸色立时刷白,躲避着叶枫锐利的视线,嗫嚅着说:“你在胡说什么,我哪有什么身份,不就是一个教书法的老师。” 

  叶枫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曾经青白细瘦的手腕在调养下已经恢复成男性独有的骨感和结实,叶枫却是用了力道去捏,疼得阿朱咬起了下唇,边挣扎着边说:“干什么?好痛!” 

  叶枫告诉自己不要心软,却还是不禁松了力道,冷冷质问:“你到底是谁?” 

  阿朱抽回自己的手,摸着那被抓出红痕的手腕,心里有些屈辱和委屈,他从一出生就是高高在上的人,从来都不曾被人这样对待过,倔强的性子一起,咬着唇不肯回答叶枫的话。 

  叶枫心里本就是一团怒气,见他一副抬杠的样子,心头的火窜得更猛了,可这里毕竟是大街,又是晚上下班时刻,人来人往的,他也不好怎样发作,摞下一句“回家再说”便走进了小区。 

  阿朱在他身后犹豫了很久才缓缓跟上。 

  叶枫每走几步就回过头来看阿朱,那种仿佛是警告和监视的视线让阿朱非常不好受,他心想,难道你还怕我堂堂一国之君会逃跑?他嗤笑一声,快步赶上叶枫。 

  叶枫开了门让阿朱先进,然后关上门,看了阿朱一眼,阿朱依旧是一副不愿开口的样子。他将纸袋摔在桌上,说:“你自己看看。” 

  阿朱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上前将纸袋中的东西倒在桌上,他先是惊叹于画面的真实性,这绝不是画者能临摹出来的,然后才发现这画面上都是他和连凯交谈的画面,他满脸不解地问叶枫:“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画下他和连凯交谈的画面? 

  叶枫拿起其中一张在手中晃了晃,冷冷地说:“我才要问你呢。” 

  阿朱摇了摇头:“我不明白。” 

  叶枫冷笑一声:“你不明白?那好,我来解释一下。”他走到抽屉边拿出新的烟盒,点燃了一根才慢慢地说:“这个男人是马国良的手下,马国良是市里有名的毒枭,那么到底你的身份是什么?看得出这男人对你很恭敬,你的来头也不小吧。”他吐出一口烟,准确无误地飘向阿朱。 

  阿朱呛了一下,脸色涨红,若说以前叶枫肯定心软,但现在一想到他这一切不过是骗取他同情的手段,他就恨得心寒,不解气地又抽了几口。 

  阿朱咳了一下,说:“我还是不明白,你说连凯是马国良的手下?我想他应该是连凯的恩人吧,连凯为他做事是报恩。” 

  叶枫眯起丹凤眼,口气冰冷地说:“那么,是你帮着他报恩从我这里套取情报的?” 

  阿朱睁大了眼,坚决地说:“叶枫你不能怀疑我,我绝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莫说你救过我这条命,单单是我原来的身份就不允许我做这样下三流的事情!” 

  叶枫逼问:“那你究竟是谁?” 

  阿朱漆黑的眸子与他对视,无奈地说:“你不会相信的。” 

  叶枫有一丝动容,他心里还是有那么点期望,期望阿朱并没有欺骗他,他说:“你说来听听。”然后将还未抽完的烟摁灭在烟灰缸中,找了张椅子坐下。 

  阿朱不知如何开口,想了又想才说:“你还记得我上次问你有关建文帝的事吗?” 

  叶枫原本还有些期待的心立即沉到了谷底,寒着脸说:“你别想戏弄我,这样的把戏我不会相信。” 

  阿朱极其悲哀地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说:“你听我说完吧。” 

  叶枫沉默。 

  勾起那段往事对阿朱来说是撕心裂肺的痛,但今天为了自己的清白,他不得不忍痛讲述:“我的本名叫朱允炆,是大明朝的第二代皇帝,我的父王死得早,所以这个皇位是皇爷爷传给我的。但是继承皇位的人选还有一个,就是我的叔父燕王朱棣,由于大臣们的力柬,最终皇位还是到了我的手上。其实我知道,我的叔父在很多方面都比我更适合当一个皇帝,他的雄韬纬略是我望尘莫及的,皇爷爷赞赏我的仁厚却不赞同我的优柔寡断,即使如此,我还是当上了皇帝。可是我的叔父他那样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如何能甘心跪我为臣?所以他起兵,用他那绝世的军事才能将我的军队击垮,然后攻入皇宫,那一夜我被忠心臣子护送出了皇宫,那个臣子便是连凯,可毕竟人单力薄,还是难逃追杀的命运,最终在悬崖上被逼跳了下去……不知道该不该庆幸,我没有死,而来到了距离明朝千百年的未来世界。刚刚清醒的时候,我并不相信自己活着,我向路过的人打听明朝,被他们当成了疯子,几番羞辱下来,我便不愿开口了。我本以为只有我一人来到了现世,最近遇上连凯,才知道原来他也来了,他也被人所救,大概便是那个你所说的马国良吧。” 

  想起往事,他的眼角已经湿润,看着叶枫叹了口气,淡淡地问:“你可愿相信?” 

  叶枫站起身,目光闪烁地盯着他,良久才说:“你认为这样一个故事就能骗到我吗?阿朱,你别把我当三岁小孩。” 

  阿朱哀伤地看着叶枫,坚定地说:“我没有必要骗你,这就是我的真实身份,大明朝的建文帝。” 

  叶枫抿紧着唇,没有说什么,但那眼神里的不信任已经伤了阿朱。 

  阿朱压下心头的酸楚,站起来的身体有些摇晃,勉强扯出一个淡笑:“如果你不信我,我也没有理由留下来,我走。” 

  叶枫似乎在阿朱脸上又一次看到初次见面时那种绝望的死灰,他不停问自己,可以相信他吗?他摇摇头,他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警察,他相信的是科学,不是这些胡诌出来的事情。但是心底却有个声音不断鼓励自己去相信这个绝望的男人,他已经糊涂了,甚至不知道阿朱已经悄悄离开了屋子。 

  屋外的夜色如牢笼一样沉闷,他究竟该何去何从? 

  20 

  “阿朱!阿朱!阿朱!”夜晚九点多的街道上,一名身材高挑的男子边跑边喊着,这当然是叶枫。他要找回阿朱,不管是为了更好的监视他或其他该死的理由,他不能让他走! 

  叶枫一开始并没有开车,他从小区出来的马路一路寻下去,他甚至跑到康乐中心,可惜那已经关门了。他又跑到隔壁的马路,大多商店还没有关门,但店家们都已经摆出疲倦的脸色,他们都没有留意有没有一个扎马尾的男人经过。但他并不死心,他回到小区开了车又出去寻阿朱。 

  一定要找到,一定!看着车窗外来来往往的陌生脸孔,叶枫不断给自己打气,找完了附近的马路,他又开到了更远一点的地方。 

  一道尖锐的刹车声在深夜一点的街道响起,格外刺耳。 

  从车上下来的叶枫脸上有着挫败和懊恼,他并没有找到阿朱,或许阿朱已经回到他原来的地方去了。是马国良的地盘吗?他勾起唇似笑非笑,靠在车身旁抽着烟。小区里的住户大多已经熄灯睡觉了,在他面前的是一片漆黑无光的楼房,只有嘴上叼着的明亮烟头在闪。 

  夜风灌入了叶枫的衣领,那风不是清凉的,吹拂过的地方起了一阵闷热。他的鬓角有着细细的汗水,他伸手一抹,鬓角的发丝便湿了。 

  待到指间的烟燃到了尽头,风也将他的发丝吹干,他才抬了脚往宿舍走去。他想到等待他的是一室的寂静和黑暗便有些却步,嘴角忍不住露出苦笑。 

  有什么好不习惯的?不过是回到没有阿朱的那段日子,更何况,他已经有了言素,他其实并不会寂寞。 

  叶枫自我安慰着,却还是感到内心深处的失落。在临门一脚的地方,他转了个方向,往小区里的绿化带走去,他记得在那里有套纳凉的石桌椅,也是阿朱和连凯见面的地方。 

  石桌椅边有一盏路灯,将桌边坐着的人照得清楚。尽管只是一个孤单落寞的背影,但却是叶枫无比熟悉的,他冲了过去,目光炯炯的看着背影的主人,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阿朱却是吓了一跳,腾地站起了身,见叶枫盯着他的眼神如此锐利,习惯性地低下了头,小声地说:“我,我一会儿就走……” 

  “我没让你走!”叶枫反射性吼道。 

  阿朱分不清叶枫是否在生气,退了一步,淡淡地说:“你不用这样,我不会再给你添麻烦。” 

  叶枫急得又要去抓阿朱的手,阿朱想起他傍晚时用了劲捏他的手骨,下意识地便是一缩,然后抬眼看着叶枫,黑亮眸子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